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和河床劇團開房間──評《不會有人受傷》、《四季》


演出節目及演出者:河床劇團《開房間》計畫──《不會有人受傷》、《四季》
演出時間:2013/4/21(六)14:10-13:50
演出地點:台北市立美術館一樓
林筱倩


 
    河床劇團從2011年起開始推出《開房間》計畫,今年進入第三年。不同於往年在旅館房間演出,2013年進駐北美館的策展主題──真真:當代超常經驗。在展覽期間的平日是靜態展示,到了星期六、日則「活起來」,化身為《不會有人受傷》和《四季》兩齣戲。
 
    《開房間》計畫顛覆了平常觀戲的經驗,演員一次只為一位觀眾演出,觀眾會期待、害怕演員會不會對我做什麼?演員則必須面對觀眾出乎意料的舉動,引導戲劇的順利進行。
 
《不會有人受傷》
 
    當我從明晃晃的日光裡走入《不會有人受傷》的房間,演前是一片黑暗,當下不敢前進。有一位女孩打開手電筒指引我望向一座低著頭的人體雕塑,我看見從雕塑頭部流下的清澈液體。還沒意識過來時,叩叩叩,那女孩已牽起我的手輕敲了三次房門,帶我進入裡面有一台汽車的小房間裡,她說:請坐。在坐進駕駛座前我查看了車子內部,後座已用黑色塑膠袋隔開,我雖然害怕還是乖乖鑽進去。砰一聲,女孩為我合上了車門,我就被關在裡面了。這時後座傳來窸窸窣窣的摩擦聲,我大叫:不要嚇我,但沒人回應,我聽見那人爬出後座,車內只剩下悠揚的樂曲聲和我的不安。
 
    導演郭文泰從搭車的經驗出發,構建出一個在車內觀看的戲劇。讓觀者被關在車內逃不開,只能直視演員的眼睛。車子在動,但駕駛車子的人無論是想轉動方向盤還是按喇叭都徒勞無功,只能無助的看著事件在眼前發生,然後結束。
 
《四季》
 
    好香,剛受完驚嚇的我正需要如此溫暖甜蜜的香氣。一隻兔子正在為我烤蛋糕,烤好後插上蠟燭,擺放在另一隻兔子的兩腿之間,牠示意我吹蠟燭,我問道:要先許願嗎?兔子好像很愉快的點點頭,我就朝另一隻兔子的胯下許了願並吹了蠟燭,兩隻兔子一起跳開了。對面坐著一個頭戴電視的人,螢幕上是一位老奶奶的臉,她一直在手上塗抹灰色顏料。越塗越快越塗越快,鎂光燈閃爍不停,終於她停了下來,拿下電視頭套,現出一張男人陽剛的臉,我拿著蛋糕問那男人:可以吃嗎?他沒有回答,只是對我眨了幾下眼睛,和兔子一起走到玻璃窗後。
 
    導演藉由兔子來隱喻時間,蛋糕象徵新生,在糖霜、奶油和麵粉的香氣中,讓我隔著玻璃窗,觀看了一場生與死的轉化儀式。
 
    《不會有人受傷》和《四季》長度各十分鐘,每次僅提供一位觀眾入場,每日十個名額,因此觀眾必須在北美館一開館(九點半)便前去排隊,直到十二點半才能領取入場券。我排隊那一天早上下著大雨,使我得在全身濕透的狀況下等待,終於拿到票後又遇到演出器材出問題,必須延遲入場。當時的我,身心都十分不耐。但走出陰暗的房間後,我在無遮掩的白晝下覺得一陣茫然,巨大的情緒一直在胸口激盪,令我感到天旋地轉,找不到任何的字句來評論剛剛的戲劇,只能坐在走廊上稍作喘息,直到平靜些才有辦法舉步離開美術館。
 
    郭文泰說:「我要進入你,然後留在你裡面。」我在穿越花博公園的回程路上,確實覺得這世界和來時不一樣了。我的內在正在被河床劇團留下的力量改變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