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營造大師呢?──評北藝大戲劇學院《北方來的霧靄──營造大師》

 演出節目: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2013夏季公演《北方來的霧靄──營造大師》
演出時間:2013/5/25(五) 19:30
演出地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廳
文/楊筠圃
 
 
        「我──我的營造大師!」這是整齣戲的最後一句台詞,由希爾達對著高聳的尖塔喊出。
       
易卜生於1892年出版的《營造大師》,具有強烈自傳性,處處流露易卜生晚期,對大師地位即將被後輩取代的焦慮。這部劇本大體為寫實筆法,部分帶有象徵意味。導演黃建業則以偏寫實的風格處理這部戲,算是如實的搬演劇本,因此我在觀劇過程中,看不太到這部戲與劇作家本人的輝映,或是與當代社會的鏈結。當然,是否反映劇作家本人的內心狀態、或與當代社會產生關連,是導演個人的選擇,單純將一齣經典寫實主義劇導得活生生,也很值得敬佩。但可惜的是,當導演主要從寫實風格來打造《北方來的霧靄──營造大師》時,舞台上演員來來去去,場面調度雖然圓熟,真正說服我的腳色卻屈指可數。
       
此次演出按不同場次,由高偉哲、陳港虹分別飾演大營造師索爾尼斯,我看的那場由高偉哲主演。高偉哲與飾演希爾達的張念慈皆非初生之犢,在拋接台詞上看得出彼此的熟練度。然而高詮釋的索爾尼斯,徒有陰柔的風格,卻未能展現陰柔氣質中的中年成熟魅力,市儈的成分遠遠高於大師的外皮(是的,大師堂皇的外表不必然發自內心)。而張詮釋的希爾達又顯得較為成熟,兩人一來一往下,不但索爾尼斯與希爾達之間懸殊的年齡差距被拉近,希爾達對索爾尼斯整整十年的偶像迷戀,也成為我無法取信的夢幻泡影。飾演艾琳的王渝婷,在肢體表現上一度引人入勝,但開口說話後卻往往肢體、語言不一致:肢體是焦慮、憂心的,但語言傳達出來的卻只是平淡的唸台詞。至於舞台上的其他腳色,也很少有特別亮眼之處。
 
在這齣戲裡,北藝大的設計群──除了音樂設計──皆展現高度專業能力,如舞台設計王世信,創造出可旋轉、可前後左右自由挪移的佈景,讓我覺得連看工作人員換景都是享受。服裝設計靳萍萍,則成功的讓演員一出場,就得以憑藉一身行頭讓觀眾辨別此人來歷。在設計群的專業映照下,北藝大演員的專業能力確實有待提升。然而相較於舞台、服裝讓人眼睛為之一亮,這齣戲的音樂設計羅翡翠,對戲本身並沒達到太大幫助。當轉場時,音響播出大提琴為主的主旋律,舞台旁邊的廊道另外安排真人,於現場演奏次要旋律。但現場的大提琴演奏多數時候皆只為音響伴奏或和聲,且與戲劇本身並未產生對話,只是為表演而表演,麻煩的是,現場演奏的音色尚不及音響傳達出來的優美。當連表演效果都打折扣的時候,這個現場演奏大提琴的腳色是否有其必要,讓我產生不少問號。況且,劇中的音樂不時在一些不該停止的地方戛然而止,隨著音樂貿然的切斷,我觀賞的情緒也幾次被硬生生打斷。
 
《北方來的霧靄──營造大師》有許多讓我讚嘆的地方,也有好幾處我覺得尚未準備好。但因為這是一齣以寫實風格為主的劇作,演員的演技在其中扮演極大比重。因此當營造大師未能活生生的從舞台上走出來時,餘下所有華美的設計便只成了空洞的包裝──我站在鬼斧神工的設計裡,忍不住要問一聲:「我的營造大師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