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走往內心的親密世界──河床劇團「開房間」

     兩個小房間,是兩個精緻的小世界,一個下午,我經歷了兩場撼動內心的夢境。
 
  河床劇團2013年與臺北市立美術館合作的「開房間」,其中包含〈不會有人受傷〉和〈四季〉兩部作品。這兩部製作都在一個小房間中發生,一次只開放一位觀眾觀賞,每齣戲都只有短短的10分鐘。但是,觀賞的過程,我卻彷彿進入一場春季下午的白日夢,半夢半醒間忘記了時間、空間,任由自己的情緒在房間中擺盪。
 
  房間當成演出的舞台,打破了觀眾與舞台之間界線,在演出和觀眾間建立了一種親密感,而演員與觀眾直接性的互動,加強了此種感受。第一部觀賞的〈不會有人受傷〉,進入房間後,一個無臉卻在哭泣的女型模特兒,就在房間的盡頭。一會兒,一位如同精靈般的女生從另一房門走出,與你一起觀看。不久,她輕輕地握起我的手,敲了那扇她走出來的房門。在這個時刻,原本夾在演出和觀眾之間的牆,已然無痕,感受到的,是完全地親身於演出之中。另一部〈四季〉,開門後兩位帶著兔子面具的演員,首先便拿出蛋糕點起蠟燭,首先與你建立一種「友誼」關係,而後,真正的「戲」才要開始。
 
  空間中的空間,使得觀眾游移在觀戲的現實和幻覺之間。在〈不會有人受傷〉中,與精靈女孩一同在黑暗中摸索後,被她安置於一台小型的車子內。隨著演出人員控制車窗前的大小,和移動車子,戲在一動一靜之間進行。一方面,終於清楚界定了觀眾席與舞台空間。但另一方面,剛剛與你一同在黑暗摸索的女孩,在車窗前彷彿被撞、吞藥等動作,另一位嘴巴含著某種導管或呼吸器的演員,使人驚心動魄,坐在車子駕駛座的我,彷彿是位加害者一般的惶恐。而〈四季〉,房間裡的四面牆壁中,有一面式透明的玻璃,這是在演員還未走出房間前不會發現的。在你與電視盒中的老人四目相接,聽完那似乎來自異次元的訊息後,演員走出,只剩你一人在空盪的房間。透過玻璃,有一作灰色的花園,演員似舞似演的動作,留下了無限的符號想像。
 
  總體來說,兩部戲都各自觸動了我內心的不同層面。在看完〈不會有人受傷〉後,我內心激動不以,的確,已累積了幾年看戲經驗的我,想也知道不會有人受傷。但是,當可能會造成人為傷害,而你間接的參與某種暴力的感受,非常強烈。它使我思考到不只是現實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擴展到人與整體環境之間的關係。腦中浮現了一個畫面,斗大的海報上印著「沒有人受傷」,但背景上出現的,是那些被強灌食物以利快速生產的動物,以及與我們親暱現在卻遍體麟傷的地球。這部製作,打破了我原本認定的劇場限制,也啟發了我腦中更多的思緒和想像。而〈四季〉窗外灰濛的世界,也許就是我們認定的死亡的空間。但是其實,死亡的如影隨形,就在現實的繽紛色彩之中。彷若愛麗絲在夢遊仙境的我們,究竟有沒有意識到,現在正處於一個與死亡相隨的世界之中。
 
  走出美術館,內心仍然激動不已。短短的二十分鐘內,兩部製作,帶領我走進自己內心的小房間。關上演出製作的小房間,我內心中無數的小門,正在輕輕的開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