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開了一次房間之後──評《開房間》之《不會有人受傷》、《四季》

演出節目:河床劇團《開房間》計畫(《不會有人受傷》、《四季》)
演出時間:3/17(日)14:20-14:40
演出地點:臺北市立美術館
 
文/楊筠圃
 
        參加河床劇團在臺北市立美術館的《開房間》計畫,是一次相當深刻的體驗。每場演出僅能容納一個觀眾,僅為一人演出,這種形式在台灣不論大、小劇場中,都顯得獨樹一幟。
 
        河床劇團的《開房間》戲劇節從2011年在八方美學商旅演出,至今已經演過八齣戲,每齣長度四十五分鐘。這次在北美館的《開房間》計畫,走迷你路線,一共兩齣戲,每齣僅長十分鐘。但跟前幾次不同的是,這次的演出免費入場──北美館每天提供十個名額供民眾排隊,中午十二點半開始發放號碼牌。為了「搶到」入場資格,我約莫早上十點半左右便抵達北美館,排到第五順位,順利取得觀賞機會,據說第一位觀眾早上九點就到了。
 
        河床劇團以意象劇場著名,北美館的兩齣「短劇」:《不會有人受傷》、《四季》承襲以往,捨棄語言對話,著重視覺畫面、聽覺音樂的呈現。更特別的是,「只為一人演出」的形式,讓觀眾有更多機會成為劇中一員,與劇場接觸互動。在《不會有人受傷》的演出中,我被安置在「肇事者」的位置,眼睜睜看著轎車不容我控制的撞向演員;在《四季》中,我成為儀式的見證者,眼見一度聲音面容栩栩如生的老奶奶,移靈到大玻璃窗後,成為被執行花葬的對象。這些深刻的「親密見證」,在我短暫的劇場觀賞經驗中可說是前所未有,也讓我走出北美館後久久不能自已。
 
        既然只為一人演出,又強調互動,演員自然必須擔負引導觀眾何時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的責任。但受限於演出作品不存在語言,演員無法藉由說話與觀眾溝通,僅能以肢體行為來暗示觀眾達到製作本身期望的互動,例如:演員握住觀眾的手叩門、打開車門暗示觀眾坐進車裡。又如,我作為唯一的觀眾,在進場後不確定觀眾席位的情況下,只好隨興的蹲在其中一位演員旁邊,觀看他小心翼翼地為烤好的蛋糕插上蠟燭。像我這樣未坐在「預設席位」的觀眾,演員便必須以更多方式傳達訊息,好讓我知道我該坐在哪裡。但這種「帶位」不同於一般情況,因為觀眾即使是被帶位時,也已經正在建構演出,我與演員戲前戲後的互動,皆並不僅僅是普通的資訊指引而已,更構成一齣專屬於個人的紀念戲碼。
 
        河床劇團為參與《開房間》的觀眾提供了相當深刻的劇場體驗,雖然鑄成深刻體驗的形式顯然是手工藝,一次僅能服務一位觀眾,無法工業化生產普及各界。然而,在感動體驗後,我也必須誠實地提出:我相當懷疑如果我第二次看《不會有人受傷》和《四季》,我是否還能保有一開始的震撼,甚至得到比第一次觀看後還要銘深的感動。再進一步地說,我關心的是,河床劇團《開房間》計畫/戲劇節當中的同一劇目,是否值得同一觀眾一看再看,還是僅能藉由初體驗的新鮮感來達到觀劇的滿足。《不會有人受傷》的演出內容,甚至有著觀眾出場後無法跟未看過的人大肆分享的侷限──房間可以一直開,但是否每開一次房間就要新淘汰/引進一批劇本,這是我認為河床劇團若想長期經營《開房間》系列,未來必須考慮的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