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導演與劇作家的角力──評《911》、《死亡與少女》

 節目名稱:2013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春季公演《911&《死亡與少女》
時間:2013/03/21(四)19:302013/03/28(四)19:30
地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展演藝術中心戲劇廳
文/楊筠圃
 
北藝大戲劇學院彷彿嫌春天不夠殘忍似的,在今年春季公演推出《911》、《死亡與少女》兩部無比沉重的劇作。觀看這兩齣戲的同時也讓我驚覺,當導演決定演出劇本為何的那一刻,就已預定未來幾個月將陷入一場權力爭奪戰。選擇將《911》搬上舞台,表面看似一步險棋,但最後導演湯京哲卻憑藉個人信念,演出一場逆轉勝。而《死亡與少女》受惠於文本較易在第一時間被觀眾接納,卻沒能持續把握這層優勢,反而讓整場演出顯得乏善可陳。
 
911》由法國劇作家Michel Vinaver以英文寫成。全劇取材自美國新聞報紙,拼貼媒體揭露的真人真事。Vinaver喜歡同時交錯多個場景,如:面臨劫機恐懼的機艙、天降災禍的雙子星大樓內部、華爾街成天憂心股價的投資客,以此營造出互文、反諷的功用。劇本中台詞、音韻的來回呼應,在在顯示劇作家對劇作的強勢主導。在這樣嚴苛的條件下,湯京哲並未濫用導演職權與劇作家蠻幹,反而自制到近乎神經質,小心翼翼處理劇本中接連不斷的場景交映,讓整齣戲在片段間相互回應的同時,又顯得乾淨有序。雖然最後以演員施宣卉作為結尾的詰問,比起前面的演出顯得太過情感洋溢。且有些部分,如開場演員胡書綿的訪問主持,以及群體模擬、重複日常動作,皆為了符合節目全長須超過八十分鐘的限制,而有太冗長之嫌。但這些缺點對我而言仍然瑕不掩瑜,我認為《911》是我近兩年觀賞北藝大畢業製作中,相當值得一看的作品。
 
導演面對《911》文本挑戰的同時,除了誠懇之外,也試圖表明自己的觀點:包括倖存者並不比罹難者好過,以及人民看似有意識的捍衛個人信念與價值,事實上僅是政治首領手中的一枚棋子。在後者的呈現裡,我最喜歡布希與賓拉登打扮成漫畫人物的一幕。前者身形矮胖,穿青藍西裝;後者身材瘦高,身套白色長袍。布希與賓拉登站在裝有輪子的高架上,由各自的擁護者推出,分別佔據舞台左右兩側。兩人不斷宣導自己代表正義/正教,攻擊對方做為邪惡/異教的不可赦。主腦者以冠冕堂皇的語言包裝自己的同時,他們的子民也圍繞著首領站立的基座,狂熱的旋轉、膜拜。原本正經八百的政治演說,如今宛若熱鬧沒有極限的嘉年華會,不僅凸顯出布希與賓拉登各執一詞的荒謬,隨後兩方子民將兩人的基座排成前後,更暗示兩個人所做所言根本無二。喧鬧、歡樂的嘉年華會,正諷刺著被兩大陣營主腦擺布下的可悲人民。
 
此外《911》的舞台設計林欣宜也相當令人激賞。以兩條長形白幕象徵雙子星大樓,配合日光燈管、紅色燈光,營造出平日與遭遇危難的氛圍。長形白幕並不時充作投影幕,向觀眾宣告眼前正在上演的場景皆取材自媒體。機動性極高的活動層架也是非常聰明的設計,可惜架子推起來聲音有點大,且看起來似乎不太牢固,難免讓觀眾分心為演員捏一把冷汗,反而造成觀賞時的干擾。
 
如果選擇執導《911》,對導演而言是一步險棋。那麼選擇執導《死亡與少女》,風險可能要小一些。智利劇作家Ariel Dorfman高超的寫作技巧,已為《死亡與少女》建構出充滿吸引力的劇情,讓我忍不住想要投入、了解。然而這次的演出卻沒有把握劇本先天的優勢,我認為原因出在主要演員演技仍然有待加強。當Gerardo(舒偉傑飾)被妻子Paulina(鍾婕安飾),強迫加入對醫生Roberto(楊彬飾)動用私刑時,醫生企圖懇求Gerardo放他一馬,並為Gerardo強行餵食自己感到憤怒不已。但兩位演員的詮釋看起來卻像是Gerardo與醫生有曖昧情愫,反而引發觀眾哄堂大笑。因此當Paulina憤恨的對丈夫說出:「我不能強姦他(醫生),但我多麼希望你替我完成這件事!」時,引起的聯想便脫離本劇原先所要追求的嚴肅性,反而荒謬可笑了起來。除了演員詮釋不夠到位之外,本劇演員口條也亟待改善。往往角色情緒一激動起來,台詞就全部糊在一起,對觀劇造成不小困擾。
 
我在觀賞《死亡與少女》的過程中,一度感到不耐。因為舞台上的Paulina,並沒有向我傳達出曾經遭受不人道性虐待,大好人生從此近乎毀滅的殘忍經驗。面對丈夫的質疑,我只見到她在行為上不斷威脅丈夫聽從指揮,卻沒有見到歇斯底里行為下的合理支持。因此面對三人不斷重複的要脅、角力,到最後我只覺得疲憊,恨不得趕快公布結尾、散戲回家,因為Dorfman建構出來的劇情實在還蠻吸引人的。不過可惜的是,最後看完戲,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Paulina從此真能卸下心防聽舒伯特。
 
至於《死亡與少女》的舞台設計,相較起《911》的洋溢生機,顯得死板許多。舞台主景是GerardoPaulina的家,由深灰色幾何圖形構成。背景開了一大一小的隱藏門,大的充當客房,小的充當儲物櫃。舞台左方放置一桌二椅,舞台右前方則有一大塊木頭,上置欄杆,延伸到鏡框舞台外部。然而除了木頭擺設以外,所有的布景都僅有一種功能,且是我們日常生活中再熟悉不過的:餐桌、臥室門、櫃子門。至於木頭造景作為陽台的設想雖然很有創意,顏色跟全劇卻很不搭調。
 
雖然我認為《死亡與少女》有非常多可改進空間,包括Paulina將醫生綁住拖出客房的那一幕,演員在幕前幕後三番兩次來回走,行走的目的卻教人摸不清。但是導演在主角三人外,另外安排湯妮飾演年輕的Paulina,方梓碩飾演從前的醫生,讓整齣戲更添想像空間。兩人台詞很少,僅像是剪影一般,偶爾從舞台中央、戲劇廳二樓側廊飄過,但輕描淡寫已足以讓觀眾隨著這兩位原劇本沒有特別標示的人物,擺盪自己的思緒,試圖為「醫生到底是不是惡魔」做選擇。
 
從《911》和《死亡與少女》可以看出導演與劇作家之間的角力。《911》最終將主導性從劇作家手中拿回導演身上,服務劇本的同時也不忘展現自己的觀點。《死亡與少女》卻多半被劇作家死拽活拉拖著走:作為觀眾的我,一方面深受劇情吸引,卻又惋惜演員撐不起那麼殘酷的角色。當我意識到導演與劇作家之間的權力關係,突然發現這一切真的如同春天一樣殘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