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更好的未來什麼時候會來?評阿提斯劇院《普羅米修斯》

   狄奧多羅斯‧特爾左布勒斯導演領軍的阿提斯劇院在國家戲劇院演出《普羅米修斯》,利用簡潔的舞台和戲劇動作將場面營造出莊嚴的氛圍,而導演也將他所要傳達的大量訊息和議題佈置在其中,帶領觀眾回頭思考最根本的問題。
  舞台中央白色石塊圍起佈滿紅土的圓型區塊就像原始的祭壇,上方垂墜三穗金屬鍊條象徵宙斯對於普羅米修斯由上而來的懲處。隨著諷刺得夾雜了探戈的刺耳空襲警報聲,歌隊一個個以雙手被縛的姿態俯伏在紅土上,普羅米修斯的苦難就此展開。被克拉托斯(Kratos)用鐵鍊牢牢扣在高加索山上的普羅米修斯透過大量的台詞道出心中的苦痛和對於被宙斯迫害的控告,歌隊保持著緊張狀態的身體動作和沉重的呼吸聲更加劇了受難的煎熬,側臥甚至是俯伏時大段的對話和有力的發聲也顯示出演員的驚人能量;演出中歌隊幾次起身表現出人類對於接近神的渴望,卻總是宿命般被迫倒回紅土回到原點,將天上世界與地下世界的分別垂直結構清楚呈現。
  演員簡潔的動作設計特別令我印象深刻,例如伊娥上台之後,除了不受控制般的身體動作和與對白分離的表情外;其中一段伊娥與歌隊排成一直線,每個人都呈現出不同的姿勢,就像是古希臘藝術品中的人物,導演將2D的藝術在舞台上呈現出來讓我十分驚豔。而整個演出中,歌隊既是群體也具有各自的形象,打破我對歌隊的刻板印象。
  導演善於埋入議題的手法也展現無遺,例如對白穿插土語和德語,是導演將土耳其、德國和希臘歷史上政經三角關係的呈現;另外普羅米修斯面對宙斯,也就是受害者(輸方)面對贏方,則是導演對於資本主義的回應,導演認為每一個人都是普羅米修斯,而每一個人都在面對無可逃避的迫害。
  「什麼時候?」「將會來到。」這兩句台詞在表演過程中深深印在觀眾的腦海,更在最後歌隊用中文喊出什麼時候的剎那,讓遙遠的時空和故事情節忽然降落在現實世界;導演認為人總是在期盼更美好的將來,上一代總對下一代說更好的未來會來到;但如同導演希望觀眾看完戲時帶著滿腦子問號離開劇場一樣,導演首先發難提出了第一個疑問,「什麼時候?」
  整體而言,我認為稍嫌可惜的是導演陶醉在自己世界裡的演出;首先,導演身兼說書人和宙斯的角色,但他所待的位置是最後普羅米修斯滾入的最深淵(樂池)中,幾次跟飾演普羅米修斯的演員在樓梯上相遇也造成了一些邏輯理解上的疑惑;其次,導演雖然最後為大家唱出美妙的高加索民謠,但是整場過度用力的演出和手上拎著眼鏡唸著台詞的奇異景象卻讓整個莊重的氣氛有點變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