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958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直至當今還無法被釋放的《普羅米修斯》

       2013年台北國際藝術節,邀請希臘阿提斯劇院來台搬演《普羅米修斯》,雖然演出過程非常沉悶,形式也不讓人感到驚喜。但是,導演狄奧多羅斯‧特爾部左勒斯(Theodoros Terzopoulos)的詮釋角度和演員的表現,還是使我在走出劇院之後,得到一種充實感。
 
  埃斯庫羅斯(Aeschylus)的筆下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有別於其他情感豐富的希臘悲劇,普羅米修斯的悲劇性,明顯是來自政治(宙斯)的壓迫,而導演充分地掌握了此一特點。他將政治的暴力隱藏於無形之中,卻又籠罩全場。全劇的配樂,是地中海風情的探戈音樂,混雜著炮火的轟隆聲響,有時就像是天上的神明在戰鬥,也像是地上的人類正在發起無端的戰爭。演員被禁錮在由石頭圍起的圓形舞台,裡面鋪滿泥土,就像是沒有柵欄的牢籠。在舞台右上方,垂吊著由金色的刀子組成的三條線,製造出一種冰冷的威脅。歌隊整齊畫一的動作中,卻充滿了痛苦和扭曲;演出過程中,每位演員幾乎都沒有好好的站立。他們不時的把雙手扣在背後,就像是被綑綁;側躺在地上演出時,就像是被潑到岸上,奮力呼吸地魚群。唯一個女性角色──伊娥,冷靜的語調,搭配誇張的手勢,精準地表現了被禁錮在牛體中的靈魂。
 
  作品一旦經人詮釋,觀者就很難擺脫其詮釋者的視角,此部戲,導演甚至就在台前,直接引導著觀眾的視角。他自己擔任歌隊中的歌隊長,在舞台前緣的樂池區,與飾演普羅米修斯的歌隊對話。他詢問、歌唱,有時彷彿是宙斯,有時又轉換回人類的角度,輪流折磨、質問普羅米修斯。而歌隊在演出過程中,不斷地詢問「什麼時候」、「什麼時候」,彷彿他們一來一往的大哉問,沒有解決的一天。
 
  在戲的最後,身為歌隊長的導演,哼唱了一首關於羅馬尼亞被佔領的歌曲,他對於社會政治的關懷,於此展露無遺。使我反思回當今風波不斷的台灣社會,生活在此社會中的我們,彷彿是被綑綁的普羅米修斯、施加壓力的宙斯、和困惑不解的歌隊。我們對於社會的冷嘲熱諷、放縱媒體張狂的態度,很多時候的默不關心,濫用普羅米修斯給予我們的「火」和「希望」。「日子有一天將會……」,「什麼時候、什麼時候……」走出劇院之後,它們仍在我心中呢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