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評希臘阿提斯劇院《普羅米修斯》

今天進到劇場,欣賞由希臘阿提斯劇院(Attis)演出的《普羅米修斯》。整齣戲的開始不藉由暗燈提醒,而是在吵雜的觀眾交談聲中,由演員沉著的步行出場、臥倒,凝聚起觀眾的注意力,也建立了希臘悲劇的莊嚴感。
 

導演狄奧多羅斯‧特爾左布勒斯(Theodoros Terzopoulos)創立的阿提斯劇院,旨在研究古希臘悲劇作品。這次受臺灣國際藝術節邀請演出的《普羅米修斯》,即是重新詮釋古希臘劇作家埃斯庫羅斯(Aeschylus)的《被縛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 Bound)。描述普羅米修斯因為盜天火送給人類,幫助人類化解黑暗,此舉激怒了宙斯,而遭受到永恆的懲罰──被縛於高加索山的絕岩峭壁上,永不得自由。


貫穿整劇的「束縛」意象,清晰可見。主要是由演員的肢體展現出來。從一開場的臥倒、以手支撐、上半身的彎起,這些看似幅度小的動作,但只要持續稍長的時間,對於演員的肌耐力,就構成了如普羅米修斯受到的束縛與苦難。此外則是經由台詞的複誦:演員用強有力且渾厚的聲量,不斷強調「何時?」這個問題與肯定「有一天將會到來」,重複強調的台詞,讓人感受到普羅米修斯對於掙脫束縛的渴望。其他則是像長氣音、警笛聲、荒漠般的舞台設計,也都形成一種綿密的壓迫感與神祇對立的緊繃張力。對於坐在臺下的我,希臘悲劇中英雄主義的悲壯美,因為導演對於以上元素的運用,著實有感受到那份簡潔有力又肅穆莊嚴的美感。
 

導演在阿提斯劇院提倡的「有機動力法」,強調演員肢體與聲音的能量,透過最簡單的呼吸,發展人最原始自然的表演方法。在此劇中,不間斷地可以聽見演員的呼吸聲,還有不使用麥克風的大量台詞。在全長75分鐘的演出中,演員的音質與肢體能量,並沒有太明顯的變質或下滑,但不免讓人疑惑,在連演三場後,演員的聲帶能不受損傷嗎?能在臺灣欣賞到遠在希臘的阿提斯劇院之作,無疑是一次珍貴的經驗。能因此而認識阿提斯劇院特有的「有機動力法」,更打開了我對各式表演系統的眼界。觀完了戲,走出劇院,還能留有新知讓人去探索,這樣的餘韻也是蠻耐人尋味的。


走出劇院的路上,思考自己對於《普羅米修斯》其實稱不上喜歡。類似的表演型式,讓我想到2012年的關渡藝術節中,香港鄧樹榮戲劇工作室的《泰特斯2.0》。同樣強調劇場中的肢體語言,都是賦予肢體展現象徵的使命,並且用大量的台詞敘述故事。當時因為廣東話的不通與字幕投影得太不理想,看了不到半小時,索性就放棄故事內容。不過快節奏的氛圍、演員肢體的能量、物件的豐富運用,讓我直覺這是場看了過癮的戲。如果今天的《普羅米修斯》,我不靠著字幕的故事進行,那只得承認,我的注意力應該很快就會渙散在那片白石圍繞、荒漠般的舞台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