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舊劇本與當代表演技巧結合的新詮釋《普羅米修斯》

 舊劇本與當代表演技巧結合的新詮釋《普羅米修斯》
 
  :2013/03/22  19:30
  :國家戲劇院
  希臘阿提斯劇院《普羅米修斯》
 
  陳怡婷

 
    這次第五屆2013年「台灣國際藝術節」,邀請到希臘阿提斯劇院,演出改編自古希臘悲劇作家埃斯庫羅斯的作品《被縛的普羅米修斯》這是筆者第一次觀看當代的希臘悲劇。戲裡面沒有頭戴面具身穿斗逢的歌隊,有的是宛如被神靈附體般,彎曲在地的歌隊形式,對此感到頗為新鮮。
 
    國家劇院廣大的舞台上,中間設置宛如羅馬競技場般的圓形石圈。外圍用白色石頭堆砌而成,裡面撲滿紅色礫土,布景則採用黑色幕廉。從上面垂吊下來的,是銀色刀子狀的金屬鍊條,象徵著懲罰的鎖鏈。舞台前方,陷下一個三角形的地下空間,演員則可透過階梯上下穿越。除此之外,便無其他佈置。這樣的簡潔設計,將舞台空間一分為三,界定了天上、人間、深淵。也呈現出荒涼、空曠之感,營造出導演要求的「荒原」形象。
 
   《普羅米修斯》內容敘述普羅米修斯因憐憫人類,而偷竊火種及傳授人類文明與技藝,宙斯得知後大為光火,命令威力神與暴力神,將普羅米修斯釘在遙遠的高加索岩壁上。眾神輪番相勸普羅米修斯向宙斯輸誠求饒,但被他所拒絕。被宙斯迫害的伊娥出現,普羅米修斯預告她的未來,以及她的第十三世後代將會來這裡拯救他。最後遭憤怒的宙斯打入無底深淵。
 
    劇場內觀眾席燈尚未暗,身穿西裝的歌隊,便魚貫地走進圓形石圈,並逐一臉朝下,趴伏在地,雙手受縛於身後,側身橫躺。普羅米修斯隨後步上舞台,走進石圈中。卻因其被縛,全劇站立於中央,動彈不得。歌隊整齊的側臥彎曲在地,(連同說話也是維持臥姿)宛如石頭及雕像般安靜佇立,看守著普羅米修斯。演員以充滿能量的身體,運用大量的呼吸聲,使劇場內營造出痛苦、緊張、呼吸急促的氛圍。這樣的方式,也使歌隊在演繹眾神角色時,有種神靈附體般的奇特詮釋。
 
    導演試圖呈現出「荒原」的形象,所以在演員身上的安排,呈現出沉靜。但是,一旦演員動作重複性高,同時敘述著長篇台詞,又在空泛的舞台上,便會使觀眾注意力渙散。且舞台實在過於大,演員若是久未更換動作,或是靜止過久,觀眾單靠聽覺是無法滿足的,這只會更顯得視覺的單調。導演特爾左布勒斯自身也參與演出(飾演說書人),但他過分的認真的詮釋,顯得他與其他人格格不入。
 
    但無可厚非,整齣75分鐘的戲,演員肢體一刻也未鬆懈。導演運用其特有的「有機動力法」表演技巧,使演員有如神靈附體般的奇特詮釋,及演員釋放肢體的高度能量。我們可看到導演在舊劇本與當代表演技巧做結合,並給予了《普羅米修斯》新的詮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