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影像的辯證及稀薄的在場─評柏林人民劇院《賭徒》

  
        《賭徒》為德國人民劇院首度帶到柏林以外演出的作品,這部戲改編自俄國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同名小說,長度約四個半小時(包含中場二十分鐘),其中大約有三個半小時的時間,我都在和極度吃緊的耐力、理解力和包容力拔河,只要稍微鬆懈,就要進入完全放棄的厭棄情緒之中,成為一個拒絕思考的觀眾。
        這個疲憊至極的看戲經驗,首當歸功(抑或歸罪?)於導演手法:一、在《賭徒》的劇本上,除了原小說的裁切,亦拼貼剪入杜氏的另一篇寓言故事《鱷魚》、以及海納.穆勒(Heiner Müller的劇本《任務》的部分台詞,增加了理解的負擔。二、法蘭克卡斯托夫(Frank Castof)向來喜好將影像納為劇場元素,此次也不例外。三、該劇奇異、粗糙、滑稽、俗麗又喧鬧的美學及質感。這些特點的共存,使得整齣戲不時呈現詭譎的氣氛和畫面。
   
        舞台為圓形的旋轉平台,將平台分隔為五,外圍區隔為投影牆(供演員一字形排坐)、一廳一室臥房(供演員聚會、取樂)、觀景台(供演員觀賞鱷魚)、小臥房等四個空間,中間還有一個無法直間透視的賭場。演員共九名,但導演似乎不欲以線性方式呈現劇情,空間和情節的裁剪皆呈現塊狀,亦不著重說明角色的身分、性格或彼此的關係,例如波琳娜和白蘭琪兩個名字很早就都出現,至於她們各別代表什麼、有著甚麼現狀或過去,劇情並未清楚交代;首段的台詞大大地開了俄國人、柏林人、法國人、波蘭人的族群玩笑,然而意味不明,反而是視覺及形式強烈的烏龜和鱷魚模型十分引人關注,看著演員不停「變形」為硬殼的兩棲或爬蟲類、男扮女裝的白蘭琪母親、舞台的真實人物瞬間切換為影像,種種視覺的衝突矛盾,令人既好笑、莫名又覺得驚悚。
   
        於是在所有東拼西湊的視覺、熱鬧但不具邏輯的旋轉舞台上,偶爾我忍不住抽離思考這副景象,懷疑導演有意使其如同輪盤般隨意偶然;當然偶爾當我看到拼貼的畫面及語言慢慢出現聚焦和疊合,我會懷疑起這些疊合是否就是意義的交會,例如:台詞大量吐出斯拉夫民族面對歐洲和亞洲認同的進退維谷,似乎與「被吞進德國鱷魚但不被消化、甚至安於處在鱷魚肚子」中的俄國人有著共同命運、愛情賜予人的奴性和上了賭桌的賭徒有著共同的瘋狂迷亂等;然而,有更多的時間,我仍在迷茫地試圖連結起各種戲劇語彙,瞇著眼睛想看清楚舞台上所發生的一切。
   
        造就觀看如此困難的另一個主因就是錄像的使用,卡斯多夫使用錄像的比例極高,誠然,錄像給予劇場一個嶄新的觀看視角,透過影像,觀眾能理解甚至參與了我們無法看到了舞台內部(賭場),但另一方面,大量的錄像的使用,令人不禁懷疑起演員的在場性(presence,在上半場的演出中,多數的錄像都讓人覺得在看影片,即便演員的動作透露出錄像和劇場同步,仍未能解答錄像是否精準搭配播放的預錄、這些場景與內容究竟有何關聯種種問題。坐在戲劇廳的觀眾席,看著舞台上一面大螢幕,腦中不禁疑惑起此時此刻坐在此處觀賞此劇的意義。直到下半場,舞台裝置的鏤空、攝像人員直接顯露在觀眾面前,同步的演出打破了影像和演出的界線,使得影像出現了嶄新意義,方才填補了我對前處的疑惑和不滿。
   
        回想起來,這個看戲的過程就是在觀看字幕、消化複雜台詞內容及人物關係、理解舞台及空間的變換、解讀攝像所具備的指涉之間疲於奔命,偶爾還得提醒自己「這是正在以俄國觀點批判德國人的德國戲劇」等,一點一滴地克服困難、釐清疑惑、試圖填補腦中的空白。下半場開場後,安東尼塔姨媽進入賭場,著魔輪盤並輸光家產、亞歷西伊凡諾維奇為了還清波琳娜的負債加入賭局,此時劇情、演員及觀眾的情緒才終於進入高潮核心,明白了「賭徒」的寓意就在愛情、輪盤、籌碼的計算之間,它夾雜著個人的自尊、熱情、現實和夢想,也正是因為它的不確定,使得賭徒們不顧所有理性,拚命最後一搏,將清醒留給無盡的明日。
   
        德國人民劇院的演員具有相當高度的能量,尤其在這部具備拼貼風格的作品上,演員往往能瞬間透過肢體、聲音來表達出情緒的鬆弛及高度,然而,在極大的文化背景懸殊、過多被中斷的情節、被影像削弱的存在感、以及各種怪異(grotesque)的視覺美學之中,我仍不懷疑這樣的龐大內容,能否帶來劇場與觀眾之間的有效溝通?即使卡斯托夫主張觀眾不應便宜地坐在劇場、等著被取悅,面對《賭徒》龐大的思想系統,我仍舊質疑如此複雜的導演手法究竟幫助了劇本,抑或使得劇本更難被接受?
   
        離開兩廳院時已經將近八點,滿腦子反覆翻掏,反芻這部長達250分鐘的作品,面對新的一周心情無比沉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