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生就是一場賭局--賭徒啟示錄

時間:201332 下午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劉宛頤

德國柏林人民劇院導演-卡斯多夫所執導的《賭徒》,首次於非德語區國家上演。前東德背景出身的導演,讓其作品都包含社會主義的色彩。這是筆者第一次觀賞「垃圾美學」的作品,也相信這不會是他最好的作品,但作為第一次的觀賞依舊很足夠,足夠到感受導演強烈的風格和演員驚人的能量。

故事取材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半自傳小說,講述一群沒有籌碼的中產階級,一邊賭博一邊作著發財夢,大家都肖想占有富有姨媽的遺產,最後卻落得一場空。暗喻著西方的資本家,追求著虛無的錢,同時巴望著不良於行的姑媽(象徵俄國沙皇)所擁有的輝煌。

導演將杜斯妥也夫斯基另一部更加荒謬、諷刺的小說《鱷魚》穿插其中。來自德國的鱷魚(象徵資本主義)吃了人,裏頭的人卻貪圖鱷魚肚裏的溫暖,並可笑的認為在裡面是體驗德國的進步,且如此驚人的事件也讓此表演的票價翻了兩倍,何樂不為?諷刺意味不言而喻。
 
劇中演員們肆無忌憚地開各國人的玩笑,例如取笑柏林人講「遵命」二字時的口音,並大量表現社會上對種族和女人的歧視。因為導演要做得不是粉飾社會之間的太平,而是勇於揭發人生的醜惡。演出之於他,不是理解式的道德論述,而是拋出一個個問號,讓觀眾帶著好奇,進一步探索我們所遺忘的歷史傷痕。


舞台設計為一大型輪盤,上頭切割的五塊區域,像未完成的醜陋建築,輪流展演角色間的執著,除了打破觀眾對空間的單一想像外,更是此劇最大的象徵場域。巧妙的是,最重要的賭場卻被包裹於核心,觀眾只能藉由錄影機的拍攝窺探其中。但藉由演員一層層地扯開布幕,漸漸感受到賭慾的擴大。閃閃發光的賭場所裝載的,是紙醉金迷,是Las Vegas的夢。

演員Alexej Iwanowitsch(Alexander Scheer飾)在下半場使出渾身解數,描述自己如何從小錢累積到大資,重複著賠錢贏錢的過程。在此,演員的肢體動作與台詞有緊密的連結。他不斷讓自己處於一種站立於椅背上,然後險些跌落的狀態,不停地取得平衡,然後打破平衡,最後演員激動到連椅腳也折斷了。觀眾在佩服演員精湛的演出之餘,更是看的冷汗直冒。而賭博所博取的就是這種處於危險邊緣的刺激。這種咆哮式的演出模式,就如同賭徒的癲狂。叫喊到精疲力竭後,所得到的是一股寧靜。劇中嘈雜與靜默相間,是如日常生活般的人生所該擁有的樣子。

導演的作品向來以玩弄影片與劇場關係聞名。這次演出,由於演員不適,更是大大增加了下半場影片的曝光率,頗有喧賓奪主之嫌。但瑕不掩瑜,值得我們借鏡的是,不管從劇本的取材或台詞的撰寫,有意無意間都透露出劇場對社會的關懷。作為一名劇場導演,他所扮演的角色不再只是文本的詮釋者,更是閱讀品味的象徵,以及作為人,面臨這世界,該有的熱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