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德式大轟炸,這裡是劇院也是電影院。--柏林人民劇院《賭徒》

演出:柏林人民劇院
時間:2013/3/3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林筱倩
 
德式大轟炸,這裡是劇院也是電影院。--柏林人民劇院《賭徒》
 
柏林人民劇院應2013臺灣國際藝術節之邀,帶來由法蘭克.卡斯多夫導演的《賭徒》。法蘭克.卡斯多夫從1999年起開始將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一系列小說搬上舞台,此次演出除了以同名小說《賭徒》為主要文本,還加入了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另一篇短篇小說《鱷魚》,但導演並沒有試圖把其中的關聯說清楚,故事的線索一開始便陷入混亂。
 
舞台是旋轉式的(導演在座談時說旋轉舞台也可以作為輪盤的隱喻),區分為電影院、旅館、公寓、遊樂場和賭場,作為關鍵的賭場情境被包覆在其他空間中。以電影院開場,電影畫面來自於演員在另外一個空間的現場演出(註一)。觀眾席的某些座位可以看見隱身在投影幕後的演員和現場操作的攝影師和收音人員。這種手法一開始是新鮮的,但次數一多、時間一長(下半場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演出是在螢幕上),再加上大部分的鏡頭為臉部特寫和連珠砲式的絮聒和嘶吼,就相當令人疲憊,終場前演員背光坐在電影院裡,螢幕打出的白光強度,簡直到達戕害觀眾眼睛的地步。
 
由於導演要講述的事件實在太龐大,他急於傳達在博奕和愛情中的迷失和混亂,同時要指出資本主義對俄國、德國、法國的影響,又不時要嘲弄自己和賭性堅強的人們,還得用滿地馬鈴薯來暗示土地和金錢的關係,政經交纏、愛欲糾葛,再送上一隻大鱷魚讓觀眾已經混亂的腦袋更加弄不清楚為什麼將軍的情人-白蘭琪會突然變成被鱷魚吞掉的男人的妻子?過了約莫一個鐘頭,將軍的繼女-波琳娜為什麼也變成這個男人的妻子?(註二)我們是一群對歐亞之間的歷史背景和愛恨情仇不是太了解,甚至沒有讀過杜斯妥也夫斯基的臺灣觀眾,太多的問號、太快的節奏讓人無法思考,或者導演根本不要觀眾思考,因此讓舞台上發生的事件火力全開。
 
在劇情如此龐雜兼跳躍,旋轉舞臺並不新鮮,多媒體和戲場的結合又司空見慣之下,唯一令人驚喜的只有演員的爆發力和持續高能量的精準演出。尤其是波琳娜雄辯滔滔,彷彿無止無盡不需換氣的敘事方式,還有一幕瓦歷西口沫橫飛的講述自己在賭場如何憑直覺大起大落,伴隨被附身式的身體語言,不斷在椅子和地板間騰躍(3月3日的場次甚至把椅子腳跳斷),都令人瞠目結舌。
 
我想這是一次需要演前導聆的演出,你準備好接受一場德式大轟炸了嗎?




註一:由於原飾演姨媽的演員因身體不適無法來台,因此部分本為現場演出的賭場畫面改為播放預錄影像。
註二:被鱷魚吞食的男人和他的妻子是另一個故事,被導演安插在賭徒劇情中,因此演員角色應分開來看。
註三:德國向以精準和沉鬱著稱,不論是演員演技的到位、長達四個鐘頭的劇本和導演教育觀眾的意圖,本劇連演員即興和詼諧的橋段都是嚴謹而有重量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