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導演的籌碼是演員的汗水?──柏林人民劇院《賭徒》

 演出:柏林人民劇院
時間:2013/2/28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楊名芝
 
此次2013「台北國際藝術節」邀請德國柏林人民劇院,由導演法蘭克‧卡斯多夫執導杜斯陀耶夫斯基作品《賭徒》。顧名思義,導演、演員和觀眾,似乎都在進場的那一刻一起「梭哈」。導演賭上了自己的名聲,演員賭上了體力,而觀眾也壓上了四個半小時的觀賞時間。
 
入場後舞台上的大型螢幕,便以暗示了使用影像的可能。一開場,兩名演員隨著燈光轉換同時衝上台,突然的出現在觀眾面前,打破一般劇場的慣例。緊接著,後方電影院的螢幕開始出現台上演員的影像,像是同時有部電影在播放,而戲劇也同時進行。由於我坐的位置關係,可以清楚看到,部分的影像是於舞台中間,一個密閉、觀眾無法直接窺伺的空間拍攝出來。而另一部份,是放映先前別的場次的演出,以及事先錄製好的影片。這樣的開場,先震撼我的,是演員吸睛的爆發力。隨著劇情往下,影像的使用便越來越頻繁,而舞台上的大景片也幾乎都由大型照片為底,暗示影視媒體與此戲的密切。但是,這與整齣戲有何相干?越到後面,影像也越來越大膽,最後連攝影人員都跟著演員跑上台,演員的台詞也出現「不要再拍!不要再拍!」,明顯將影像的位置提高。但,對於劇情的幫助為何?與舞台上重複的影像似乎有干擾演員之嫌,也不能從中明白導演用意。
 
節目單上的劇情簡介和導演的話,並沒有解決戲劇中充斥的文化指涉,使得整部戲劇比較不為人了解。比如說鱷魚肚子裡的德國人,以及開場時出現的烏龜,角色的對話內容就更不用多加說明。可以從演出中了解到,導演除了《賭徒》之外,也同時穿插了許多其他的故事。導演對於文本非常的熟悉,從節目單中節錄導演的話中,可見其對於杜斯陀也夫斯基的了解。只是,若觀眾對杜斯托也夫斯基完全不熟悉,是否可以看懂此場演出?
 
文本產生了文化隔閡,技術上的使用,也不夠吸引台灣觀眾,只有演員的表現十足吸睛。導演使用的旋轉舞台並不至於令人充滿驚喜,影像的使用在台灣也不新奇。攝影人員不時與演員一同跑到台上的舉動,其言下之意若真存在,也不難分析出來,只會使人思考此元素之必要。全場最吸引人的,是演員暴力又快速的節奏,不論是透過台上的攝影機,或是他們直接於台上演出,其肢體和對角色的投入,這種能量的展現令人驚喜和佩服。
 
整場演出觀賞完畢,我對於劇情的掌握幾乎是零。而對於舞台和其他技術問題,因為演員精彩的表現,得到了適度的釋懷。由於了解他們是第一次越洋演出,對於全劇充滿文化指涉的部份,也只是說自己是孤陋寡聞。但是,我們能夠如何打破這些距離呢?除了觀眾個人的充實之外?總不能每次這樣的演出,都只能欣賞演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