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300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浮雲般的希望與力量──評《無間賦格》

演出時間:2012年5月22日 19:30 演出地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戲劇聽 演出團體:臺北藝術大學2012夏季公演 撰文者:鄒優璋 廚師要煮一鍋好湯,卻說出了十道豐富菜色。賓客菜沒嚐到,但廚師的湯也沒煮好。《無間賦格》的導演就像那位廚師,說了很多故事,將自己的存在完全置於舞臺上。我看見導演對歷史的控訴和詮釋,很虛幻很黑暗,過多的訊息都強烈指向導演的自我風格,甚至凌駕於戲的一切。 開場的燈光、投影和電子音樂將實驗室場景的科技感呈現於觀眾眼前。男孩走到女孩躺著的實驗臺前,取下脖子掛的項鍊,並握著她的手,說了全戲第一句臺詞「wish……power……」。那句像謎一般的咒語,讓我好奇並試圖想了解是甚麼樣的wish和power。 不料整場戲更讓我跌入比夢還難解的謎宮。故事中夢境和回憶同在、歷史和現實交織,這些都表達了一種殘忍的浪漫,為了訴說歷史暴力的浪漫式殘忍。男女浪漫的相遇實為引誘利用,肢體的浪漫卻用以表達解夢者被夢魘挾持的局面。此戲並非友善的白日夢,而是歷史掩蓋下那些無法發聲的冤魂,不分敵我都背負過往事件發生的傷痛。只是,我無法從戲中明白到底是甚夢,需要女孩困其中來解讀他人的夢境。女孩、夢與歷史糾結的關係,我窺見導演意圖過大而又不精準,讓情節貪婪發展到末了還永無止境,覆水難收。 戲的中心主線用了老套的科幻和愛情題材。火車上的男孩回憶與女孩的相遇,以及被刺殺的過程。直到男孩遇到正返回眷村的老人,才結束了男孩一邊敘述,一邊重現故事的舞臺調度。電車上的老人向故舊同袍探問那封血家書,因而開展了一連串不堪回首的歷史記憶。男孩與老人追尋答案的同時,得到卻是「背叛」的經歷。老人背叛好友並將其處決,而男孩只是替代女孩,成為解夢的工具。還好,最後看似被愛情背叛的男孩,也因愛情重回現實生活中。 敘事風格老套,從兩位護士資訊報告和男孩回顧身世可見一斑。演員獨白都顯非常無力無生氣,冗長又多餘。我在聽不清楚臺詞的情況下,將言語當作夢的呢喃,不求甚解。博士和醫生常常說出母體、共享夢境、生殖成就、白洞黑洞等等的術語,故意讓對話又急快又專業又無意,導演以荒謬至極的表現來討巧,偏偏適得其反。兩人對話有不少性暗示和開黃腔的玩笑,我不太確定是要諷刺偽知識份子只用下半身思考,還是白癡?證明白癡不用著性暗示來畫蛇添足。舞臺上並非不能開黃腔,而是要開到位,否則畫虎不成反類犬。 情節鋪陳建立在並存與紛雜的資訊中,流於情節斷裂或關連不清之弊。如醫生飛行與實驗之關連、老人的草鞋無緣由從博士口中說出、醫生在玻璃屋被一堆夢境人所困等等,這些事件只將劇情高潮不斷的延後,挑戰著我聽故事的能耐。大量拼的貼手法和概念表達充滿了歷史、神話、儀式、自然、海、古老、原始、現代、科學、荒謬、時空錯置等等。甚至女孩欲掙脫困住她的夢境,使用馬丘比丘,失去翅膀的太陽神後裔典故來比喻。角色不經意的淡淡述說,而我無法立即消化,即便後來理解,但這有份量的神話已變得單薄而容易抹除。 導演擅長創造飄忽不定的幻覺,戲充滿了水和夢的意象。大量的投影,遠近細緻的層次,配合著燈光轉換,使整個空間介於寫實的敘述和非寫實的回憶歷史之間。回字形舞臺鏡框內為海邊的堤防。堤防下的石牆有門可開啟,堤防後的空間可做投影或意象式的舞蹈表演。舞臺上下的調度和機關進出,配合情節絲毫不浪費空間,努力將整個畫面填滿。舞臺的確提供了人物大量調度場面,充分使美麗的舞蹈能發揮在表達衝突、捕捉、儀式、潛意識,但為何而舞?當肢體表達遠大過於語言,凸顯出許多情節被架空至舉無輕重的窘境。水和油的關係就像是我所見舞蹈和情節。料理難以下嚥就如同此故事喪失了主軸。拿到說故事權力的導演擁有劇場太多,觀眾走出劇場卻連飢渴是甚麼都已忘了。 我只看見導演本身對這主題power和無以名狀的wish。戲不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