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7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彩虹上的花朵──《梔子花》短評

演出時間:2012年5月11日 19:30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演出團體:比利時當代舞團 撰文者:鄒優璋 Where troubles melt like lemon drops 在那裡煩惱像檸檬汁一樣溶化 Away above the chimney tops 遠離煙囪的頂端 That's where you'll find me 你將在那裏找到我 「在現實的生活中,有幾位已經離開這世界……」當臺上的演員請觀眾一同站立默哀,已經把我們帶到了現實中。再將我們認知到的真實事件,放回到舞臺上。表演用精準的定格和無多餘的對白,在服裝的外在和心靈的內在中,即便只找到了剩下一點點的「我」,也是如此珍貴而無價。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 彩虹上方,天空蔚藍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而你敢於夢想的憧憬,終將會實現 《梔子花》是一群變裝為職業的群體,他們這一群,一群像被用了放大鏡去找出那最細微的掙扎和情感的人。我們的觀看將放大他們不斷換裝和隱藏在內心的情感。觀眾席上的人閱讀著一群極少被人了解,卻屬於他們的故事。他們在舞臺上的存在,也彌補了我們未曾發現的幽微且深刻的自己,我們看見了一場追尋與希望的人生。 一開始九位演員站立在臺上。一位演員往前走到麥克風處,開始簡單介紹關於「梔子花」俱樂部,七位老的男演員、一位年輕人、一位女性。介紹九位演員的詞彙中,有敘述性他們過往被侵犯的經歷,以及帶有戲謔方式的陳述。低沉的音效壟罩全場,不論怎樣總是無法衝出那低迷的環境。九位演員以老人遲緩的姿態慢慢在舞臺上行走,那位女性引導著他們就坐。 Someday I'll wish upon a star 有天我將對著星星許下心願 And wake up where the clouds are far behind me 然後在雲遠天高的地方醒來 一首〈forever young〉接著男裝換成女裝,繽紛的顏色上場,打破了之前的沉寂。一邊換衣服,到一小段落就定格,像是雜誌型錄和櫥窗的展示一樣。每一回的定格就是一種蛻變,一種回歸。對過往歷史的回歸,對青春的回歸。這樣的回歸如同一種倒敘的方式,將會年老的生命潛藏在年輕的動作之下。定格的畫面像歷史照片,所有的光鮮亮麗只存在於過去。這些都緊緊抓住我的目光,深怕一眨眼就遺漏了甚麼。後臺化妝、換裝,不停變換輪流出場。隨著拉威爾的波麗露舞曲,穿著女性洋裝和美麗禮服走秀,自信地展現自己,身上充滿了女性化的圍巾、帽子等等配飾,隨著舞曲越來越高潮,衣服也更加華麗豐富,提著女用各式皮包進場,更是女性象徵的高峰。 If happy little bluebirds fly 如果快樂的小青鳥兒 Beyond the rainbow 飛過了彩虹 Why, oh why can't I? 為何,喔,為何我卻不能? 沒有改變性別的年輕男子,舞蹈在每位美麗的男性/女性之中。舞者時而激烈,時而柔情的肢體,表現在身上每處肌肉張力,伸展、收縮反映了每位變裝者的生活心情。這群以變裝為職業的人落幕下班後,他們互相交際應酬、安慰,卻想從這些日復一日中改變些甚麼,找到甚麼。接著男子和女子舞蹈中,兩人交纏著,曖昧的親近與暴力的扭打,呼應了那些反覆的掙扎。之前波麗露舞曲的換裝時間較長,到這兒兩人的舞蹈已經令我有些疲乏,必須要刻意專注得看舞臺上的表演。我因感受力變得遲緩,對於後面的表演有點無法集中觀看的狀態,實在可惜!男子和女子糾纏到最後,跌坐在地上,他痛苦思索人生和跨越性別的愛情,那喧嘩亮麗背後下的孤寂,不言而喻!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彩虹上方,雲深不知處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 once in a lullaby 我曾在搖籃曲中聽過有一片樂土 我喜愛能坐在觀眾席看著那份被放大的孤寂。遊走在男女之間的認同,只能靠著衣服的符號,來回在臺前和後臺之間,尋找那一點點的自我。透過許多的歌曲,不管是略帶沙啞嗓音唱著〈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還是孤獨輕輕哼著〈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彷彿是對已逝的青春哀悼。我看到在舒伯特搖籃曲旋律中的老人們,心中的花朵仍然綻放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