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你想說的我聽不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無間賦格》短評

你想說的我聽不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無間賦格》短評 文字|洪譜棋 看戲時間|2012年5月24日晚間7點30分   當演員的口條太差、沒有享受自己的表演、角色建立又不夠細膩時,不論導演或演員本身有多少話想說,觀眾都是聽不進去的。這是我看完今年的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夏季公演《無間賦格》後,最大的感受。   這齣戲裡出現非常多不同的場景和角色,主要場景有實驗室、海邊、火車上、退休軍人的家,還有非寫實的海底和意識場景。角色部分除了身為主角的男孩和女孩(這兩個角色皆由兩人共飾一角)之外,還有實驗室裡的博士和護士般的女助理、老人、嘻哈男孩,還有葬身海裡的亡靈。對我而言,男孩和女孩這兩個角色由兩人共飾,並有同時出現在場上卻處於不同時空的設計是很有趣的,但飾演男孩的兩名演員默契不足,力量相對稍有減弱。   實驗室的場景界於虛實之間,舞台、大道具和投影皆充滿科技感;但飾演博士和女助理的演員表演不夠風格化,和場景搭配起來就相當怪異。飾演兩名老年人的演員在角色建立上功力不足,完全感受不到老人的年紀有他們自己說的那麼老。兩名嘻哈男孩也很怪異,感覺得出來他們想建立輕鬆、玩世不恭的調性,但他們似乎不夠享受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因此看起來總是覺得有些尷尬。總而言之,我認為《無間賦格》的演員們在寫實角色的設定和建立上,仍需加強。   除了角色設定和建立之外,這齣戲的演員還有另一敗筆:口條。我坐在觀眾席第五排,照理說與舞台的距離算是近的,但卻有好幾個演員的聲音我根本聽不清楚。除了音量之外,好幾名演員也都有咬字的問題,講話含糊不清,即便我已盡力費神想聽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什麼(而好的演員根本不應該讓觀眾必須盡力費神去聽他們說話),我還是覺得很吃力。然而這齣戲又充滿大量敘述性的語言,在這樣的聲音條件上,觀眾根本無法跟上故事,自然也就疏離了。   《無間賦格》沒有明確交代情節的時空背景,但從故事的脈絡中觀眾可以得到線索:這是一齣關於國共內戰的戲。將歷史背景隱藏在寫實場景的片段中、利用台詞暗示時空背景是成立的;但劇中有許多設計令人感到疑惑:例如上半場一段搭配著國共內戰時期的影片以及國樂的街舞表演,還有下半場一段搭配著英文歌曲的肢體表演(但角色明明就是中國大陸的人民)。除此之外,海底的亡靈(由劇中情節可得知,他們是當年無法度過黑水溝來到臺灣,而陳屍海底的先民們)身著充滿異國風味的服裝……對我而言,這些設計單獨看都很有趣,但放在這個故事裡,雖然有點「混搭」的新鮮感,但總覺得和故事有些不搭嘎。   要說這齣戲最有看頭的,我認為就是演員們肢體舞蹈和樂器演奏的部分吧。對我而言這也是上下半場精采度嚴重失衡的原因:上半場充塞了語言,並且多為寫實的角色和場景,而演員無法掌握這些工具,因此上半場顯得極度令人不耐。到了下半場,語言稍微變少了,場景也多為非寫實的意識之海,演員舞蹈性的肢體表演變多,再搭配上現場演奏的電吉他、手鼓等樂器,極富張力及凝聚力;當然不是說演員的舞能跳得多好,或樂器演奏無可挑剔;但在這些肢體表演的片段中,可以感受到演員們的凝神專注、情緒豐富,也看得出來他們很清楚彼此的關係。這麼一來,即使敘述故事的語言被樂器聲掩蓋了過去,我也覺得可以接受。   這齣戲充滿了對歷史、戰爭和暴力的控訴,但我認為,除了在意識之海中舞蹈性肢體演出的部份夠精采之外,這批年輕演員的角色建立能力、聲音掌握度,還有我想是最重要的:對這一段歷史的想像,還不足以表達這齣戲的文本本身想要表達的。雖然看了幾段精彩的肢體和樂器表演,但,以看一齣戲來說,這樣真的實在是不夠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