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既美麗又殘酷,既魔幻又戲謔──河床劇團《美麗的殘酷》短評

既美麗又殘酷,既魔幻又戲謔──河床劇團《美麗的殘酷》短評 文字|洪譜棋 看戲時間|2012年5月5日下午2點30分   觀賞河床劇團《美麗的殘酷》一劇的觀眾,只要一走進實驗劇場,就會被舞台給吸引住。2.4公尺高的斜面舞台,在異常昏暗的燈光下,隱約可以看到有個人背對觀眾坐在舞台上。戲還沒開始,我就已經感受到一絲緊張的氛圍。   舞台的高度和傾斜的角度,令我不時為演員感到擔心,害怕他們會不會一個腳步沒踩穩就滑下舞台。然而,舞台,卻也是我在這整齣戲當中最喜歡的部分。這座舞台除了特殊的高度和傾斜角度外,在舞台設計和導演的妙用之下,創造了不少驚喜。一開始它像屋頂,演員從兩側的出入口進出;但某一刻,一個黑板突然從舞台後方升起,打破觀眾的視覺想像;之後更有演員從後方走出、甚至直接「升起」的設計。除此之外,舞台斜面下方的平面高臺甚至出現了一個像門的缺口,這個缺口被打開,另一段戲就在裡面演出;而這位演員還能直接在觀眾面前爬上上方的斜面舞台……這樣的驚喜還不夠?舞台再變身成多媒體的投影幕給你看!斜面舞台上,女孩趴在上面哭泣;而她的淚水從現實中溢出,接續在下方的高臺平面上化作多媒體的視覺藝術──這些使用不斷為我創造驚喜,以及魔幻感。   這齣戲在舞台之外的一大亮點,就是音樂。以往,音樂在劇場中以擔任配角、幫助增加戲的氛圍為多,往往是在戲有一定的結構或發展到一個程度後才加入;但這齣戲很特別的是:她是先有音樂,導演才根據音樂的調性創造畫面的。雖不致於反客為主,但把音樂和戲劇的比重差異拉得這麼近,對我而言是特別的。(導演這種顛覆的想法同樣也用在舞台高度上:總是由高處往下看的觀眾這回得仰望台上的演員了)音樂成功地創造了懸疑和戲謔的氛圍,搭配上因其而生的燈光、畫面和演員表演,感覺音樂和戲劇不著痕跡地融合在一起,共同為觀眾創造出不同的視覺想像和感受。偶爾出現的多媒體畫面,也為這樣既懸疑又戲謔的氣氛適時的添了幾筆。   如果要說我對這齣戲有什麼困惑不解惑質疑之處,那我想就是「裸體」這件事情了。票券上開宗明義講得清清楚楚:「演出內容部分片段將有裸露畫面」,而我對於「在劇場裸露」這件事情一直都感到困惑:如果不是非常有力量,為什麼要裸?難道非裸不可嗎?「裸體」這個選擇之於戲、之於演員、之於觀眾又是什麼呢?是真的需要裸,還是為了刻意要衝撞什麼而裸?……我不明白,而裸體之於這齣戲是什麼,我也看不出來。簡言之,我不知道導演為什麼要選擇讓演員裸體演出這個角色,我也沒有從這個選擇當中讀到什麼。   看完戲後,我巧遇同場看戲的阿蹦老師,和他聊了一下,告訴他我喜歡這齣戲。他笑著問我:「妳覺得這齣戲要表達什麼?」我語塞,無以為應。這個問題,我真的回答不出來,因為,其實我並不覺得我有看「懂」這齣戲。如果你問我《美麗的殘酷》在演什麼?這齣戲說了什麼故事?情節是什麼?說真的,我不知道。在某些時刻,我會隱約覺得我似乎看到了一對情人,似乎看到了一位母親,似乎看到了一個對性、或對吃有慾望的男孩或女孩……但這些都是「似乎」。我不確定我看到的是不是導演想要表達的;而導演想要表達什麼呢?戲結束後的座談會中,導演告訴觀眾:他沒有要明確界定角色之間的關係,也沒有要提供寫實邏輯;他要讓觀眾從看到的東西去自行想像及解讀。   因此,我其實看不懂河床劇團《美麗的殘酷》這齣戲的內容,但光是這齣戲的舞台、音樂、演員表演的身體質感和其他技術共同創造出來的氛圍,就足以讓我喜歡這齣戲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