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定要這樣「說話」嗎?─ 論《孫飛虎搶親》

演出時間:2012.4.6 (五) 19:30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撰寫日期:2012.4.7 文字 陳羿安     一進戲劇院,「話劇」孫飛虎搶親的垂直字幕就印入我的眼簾。我心裡頭早已有譜,知道自己不會看到豐富的舞台效果,但是,除了富有詩意的舞台,我卻不知道,原來是要聽到演員「不自然地」說話,才叫看「話劇」。     戲一開始就出場的兩位路人〈時一修與韋以丞 飾〉因談到山裡的強盜─孫飛虎而意見不合。他們說的台詞大多是押韻的,表演自然的他們,將韻文的韻律感拿捏得恰到好處。飾演男主角孫飛虎的演員─吳樾,雖然因武打功夫過於激烈,導致身上的配件飛落出去,但是在每段台詞的銜接上,他語調的變化將氣氛轉換得很好。          可是就不知為何,飾演女主角的演員一開口講韻文,卻極不自然,讓我突然驚覺這是一齣「話劇」。再搭上她扮演公主的身段,唸起台詞就更加不連貫。我一直聽到下半場,赫然發現原來她的語調起伏有一定的規律,音調變化也較少,難怪會顯得相當奇怪。我曾試著幫她找理由,是否因為扮演公主的關係,也使得她必須要那樣子「朗誦」台詞。但是當她與奴婢─小紅〈林鈺玲 飾〉交換身分後,原本的小紅當上了主子,也沒感到不自然。所以當她說出最後一句台詞:「我得救了!」的時候,我也覺得:「我的耳朵得救了」。     除了演員的說話方式外,還有那些原本不在文本裡的「話」,也是令人匪夷所思。此次的演出是兩岸的大合作,由大陸國家一級的導演─吳曉江執導。不知導演是否想討好台灣的觀眾,劇裡有許多台灣熱門的話題,如不繫安全帶罰一千五百元罰鍰、我很醜但是我很溫柔、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等。甚至還有男主角用台語、台灣國語發音的橋段,雖然能引起一些共鳴,但個人認為有點過於「譁眾取寵」。其實就簡簡單單,如鄭恆將軍假裝摔斷手,卻在激動下不小心拿出受傷的手,這樣藉著表演方式而呈現的喜劇效果,反而自然。     其實導演的另一個概念很好,就是將中國的數來寶,與西方的Rap結合。藉由歌隊的Rap,來與劇中人物互動,也能告知觀眾場上情況,這樣的手法非常有趣。而且透過富有節奏感的rap來唸有押韻的詞,更能帶出韻文的韻律感。還有,此次的舞台設計,也蠻能符合劇作家─姚一葦老師的寫作風格。舞台帶著濃厚的中國風味,附有山水畫的紗幕懸掛在舞台上方,使之旋轉就能呈現不同的場景。角色能從中穿過,象徵著人與人之間的隔閡,時而像高牆不可越過,時而又像薄紙一般易碎。這樣簡單卻處處有哲學思維的舞台,更顯出話劇「說話」的重要性。     今年適逢臺北藝術大學三十週年校慶,又是北藝大戲劇系開山始祖─姚一葦老師的九十歲冥誕,用老師的經典劇作來慶生,是很有歷史意義的。由於此劇有著獨特的哲學思維,以及融合了中西方不同的劇場語言,要演出十分困難。難得有幸,在此劇出版後的四十七年,看見它被隆重地演出。而我能經歷這重大意義的歷史點,也是相當高興的。期望之後能看到更多姚老師的經典前衛話劇,被有趣地演出來,被自然的說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