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冷熱之間——從《春醒》到《一吻勾銷》

時間:2012.3.28 19:30 地點:北藝大戲劇廳 撰文者:魏子嘉 從廢墟般的小鎮到溫馨的小客廳,從自殺的少年到夫妻互相寬恕。截然不同的兩個場景,在同一個晚上先後出現。音樂、台詞及各種舞台元素在台上毫無喘息的發生著,似乎不給感官一點喘息的空間。台北藝術大學春季公演《春醒》、《一吻勾銷》就這樣開始了。 「改編自德國Benjamin Franklin Wedekind同名原著,探討青少年形成自我的關鍵時期所面臨性與暴力、生存與死亡的命題,一個全新的中文音樂劇場。」節目單上對春醒如是介紹。對我而言,105分鐘的春醒的確讓我看到性與暴力,也看到中文音樂劇場,但透過性跟暴力想要表達什麼?我不懂!透過搖滾音樂劇的形式想要傳達出來的反叛又是什麼? 既然是個改編的作品,勢必對原著做了「去蕪存菁」的動作,但本次的改編,我認為是一次失敗的嘗試。首先,劇情因為改編及舞台調度而顯得支離破碎,舞台上同時進行的戲劇、換景、歌唱令整個演出目不暇給。舞台被切分成很多區塊,主要劇情在進行時,可能另一區塊正在換景(導演刻意讓觀眾看到換景的過程),然後在第三個區塊有演員唱出自己的心情等等。感覺舞台上很像夜市,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可以看。但實際上回憶到底看到什麼卻只剩一片空白。反倒是上舞台的樂手跟換景的技術人員穩定的節奏更吸引我的眼光。 改編後也使得角色顯得平板生硬,不太像「人」。例如開場時文德拉在床上自慰被母親撞見,母親的情緒說不出是生氣或者困窘,只是對女兒說:「你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吧!」然後女兒順從地換條更長的裙子(其實仍然是膝蓋以上的短裙),母親沒有嚴厲的壓抑,女兒也沒有急切地詢問,關於青春期的十萬個為什麼就這樣被草草帶過。相較之下,最令我驚艷的反而是開演前的前戲,一群只著內衣褲的演員在舞台上扭動、蠕動、奔跑,時而親吻彼此;時而嬉戲。如同動物性最原始的本能,慾望!赤裸裸地展現在舞台上。 另外舞台上的聲音處理也是這齣戲很大的干擾。演員的台詞和歌聲不斷地要與樂隊比大聲,很多場安排演員以歌唱的方式獨白,可是演員的聲音卻一直被樂隊蓋過,稍嫌可惜!而幾個主要演員的聲音條件很好,但歌唱技巧卻還需要加強:例如飾演梅奇爾的楊一嶙,聲音很好但較為平板沒有穿透力。 與春醒相較,《一吻勾銷》顯得輕快簡單,50分鐘的表演沒有引觀眾瘖瘖哭泣,或者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悲劇情節。取而代之的是語言的一氣呵成。 整個戲劇故事都發生在客廳,暖色調的黃光讓舞台洋溢溫暖的氣氛。席拉夫婦正在慶祝他們的七週年結婚紀念,。莫名闖進的前任屋主告訴他們比鑪後面藏了一個天大的秘密,破壞了這一切寧靜。取而代之的是混亂。而從樓上滾下來、渾身被捆綁的劇作家讓這一切顯得更加混亂。吵架的夫妻、姊妹原來都是虛幻的劇中人物,勸架的霍爾夫婦開始對彼此興師問罪,而原本吵架的姐妹反而冰釋前嫌。明快的語言堆砌出的喜劇節奏,絕無冷場,很成功! 美中不足的是演員過於舞台的詮釋,像是被規定說話的時候一定要充滿動作似的,抱怨自己的丈夫就要打一下他、看風景的時候一定要把右手延伸出去表示看湖面的廣闊無邊…… 很喜歡改編自《Old Saybrook》的《一吻勾銷》,鋒利的語言唇槍舌戰,不失幽默地點出婚姻中所面對的困境,但結果卻是皆大歡喜,好像所有的婚姻問題都可以在這樣吵吵鬧鬧中就被「勾銷」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