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300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評論《春醒》與《一吻勾銷》

時間:2012/03/22 19:30 地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廳 文:廖威誌 首先聲明我看的場次是周四彩排場,所以《春醒》暴露的技術問題,屢次干擾我品嘗這齣作品的觀看心情。 撇開技術問題,《春醒》作為學生製作的題材,有趣也是冒險的嘗試。有趣的是《春醒》內容探討青少年成長對性、暴力、生存、死亡等面臨的課題,學生演員在年齡相近、情感認同上會如何訴說著《春醒》的故事,這是令人期待。而冒險地方是《春醒》定調為音樂劇形式,除了銳利的議題,同時處理歌唱、舞蹈、場面調度、換景節奏等環節,每個細節考驗著年輕的創作者們如何應對這個龐大的製作。 兩小時內長度需要把眾多議題通通塞進《春醒》戲裡,組合、消化、銳變而昇華的效果。結果導演恢弘、磅礡的創作格局,企圖給觀眾們猛然力道與衝擊,隨著技術層面如災難般的降臨,以及演出篇幅的限制,造成北藝版的《春醒》蘊含的力道與精髓慢慢消失殆盡。 《春醒》藉由青少年面對社會保守,被迫壓抑精力旺盛的情感,導演選擇赤裸 、毫不掩蓋呈現在觀眾面前。我們看到演員們小心翼翼呈現性愛場景,對性的探索,暴力鬥毆的片段,粗話連篇衝撞大人設定的合法界線,同時戀母情結、家庭暴力、同性情誼、成長瓶頸,這些議題必須塞進一齣戲裡,顯然地,導演創作野心極大,想要面面俱到把每個環節兼顧,可惜每個議題處理的篇幅與力道都無法給觀眾強力撞擊感。例如Martha被家暴後的可怕模樣。Moritz與Melchior的同性情懷展現,沒有台詞般刻骨銘心。Moritz面對現實的無力而屈服,我不禁懷疑大環境的壓迫感有如此巨大,讓他必須以自殺來結束生命。Melchior與Wendla對性的好奇而嘗試,這些議題表面尖銳無比,但實際上呈現的篇幅與寫實、殘酷不足撼動觀眾,反而添增不相信感,讓整齣戲的橫衝直撞銳減為扁平滯鈍。 如同導演強烈創作意志貫徹,這齣戲實踐很多嘗試。戲裡出現歌隊角色, 而歌隊大量的風格化肢體動作,機械式符號,視覺上添加更多遐想空間,但理智上顯然無法說服觀眾,這些符號表達意義何在,與戲的連結在哪,反而容易與主戲風格脫離的狀況。 而導演的場面調度,欲達到銜接無縫的使命感,但音樂與劇情推動的轉換不夠明顯、順暢,當然很大原因是彩排場的麥克風因素,所以演員的口說台詞或是唱歌歌詞被消音,觀眾當下不知所措現在究竟是唱歌還是獨白。而導演又巧妙安插唱歌與獨白同時進行,演員散布在舞台各處, 達到眾聲喧嘩的效果,結果又因技術問題,使得觀眾無法第一時間確認現在是誰在講話,誰在唱歌,更別談論說唱了什麼,一頭霧水的觀看心情彷彿如布雷希特的疏離效果般,跳脫在戲外冷靜看待這齣戲了。 然而我必須強調,創作者在音樂上的著力相當用心且精緻。《春醒》的音樂、歌曲在全劇扮演重要功能,歌曲的旋律動聽,推動整齣戲氛圍與觀眾間產生強烈共鳴感。而旋律的曲調不時讓我聯想到歌手張懸演唱的歌。也就是說《春醒》的音樂確實吸引我想要一探究竟《春醒》魅力有多動人,思考劇中探討議題的深度, 渴望接收更多《春醒》劇情內容、角色性格的資訊。 我認同導演的創作活力,強烈賦予在《春醒》裡,導演要讓觀眾同時享受著視覺與聽覺的快感,並且獲得言之有物的戲劇共鳴。可惜的是,在硬體設備的不允許與議題剪裁的適度性,《春醒》儼然成為充滿活力卻無法收放自如的製作。 下半場的《一吻勾銷》,跳脫《春醒》的青春活力,《一吻勾銷》顯得成熟、老成。對於劇作家伍迪艾倫來說,這劇本的巧思設計充滿自我調侃,面對人生態度的荒謬可笑。觀看過程中,我很沉浸於這齣戲的節奏裡,透過劇中人面對婚姻忠誠、第三者、一夜情、結婚的真諦等議題的激辯、調侃、辯論,角色之間一來一往唇槍舌戰,激盪火花,節奏感流暢,藉由犀利台詞的反覆交錯,我們被故事與角色之間的荒謬感逗笑,歡笑之後又同情這些劇中人的處境。在五十分鐘內的輕快、詼諧、諷刺氣氛下,走出劇場當下,對於劇本的黑色幽默與自我反諷不禁會心一笑,並且高度敬佩伍迪艾倫的寫作功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