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評論彼得‧布魯克《魔笛》

評論彼得‧布魯克《魔笛》 演出:巴黎北方劇院 時間:2012/03/09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廖威誌 我會購買魔笛的戲票動機,不是被《魔笛》劇情、音樂吸引,事實上,我在進國家戲劇院看《魔笛》前,僅知道這是莫札特生命最後一年寫作的歌劇。而《魔笛》真正吸引我觀看的原因是這齣戲的導演: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在二十世紀劇場導演中極為重要的成員之一。對我而言,懷著興奮的心情,首次在現場觀賞彼得布魯克的作品。可惜的是,當我走出國家戲劇院,霎那間,我似乎無法鉅細靡遺回想,剛剛九十分鐘的《魔笛》的原貌是如何被形塑出來,唯有筆記上註記過程裡相當多的疑惑、問號,才幫助我拼湊零散的觀賞記憶。彼得‧布魯克的極簡風《魔笛》,刻意遞減著戲與觀眾之間產生的情感共鳴,而劇中的音樂猶如睡眠曲,彷彿暗示著我們要沉澱困惑的心情,閉上眼睛,在寧靜當下,任由自己的天馬行空來勾勒出傳統原貌的《魔笛》畫面。 我無法被《魔笛》劇情吸引的主因,由於原先傳統四小時的演出長度,在彼得‧布魯克的裁剪、調整下,變成九十分鐘的「極簡風」版本。除了劇情的長度縮水,舞台、服裝以及演奏樂器上,都呈現出十分簡單的樣貌。舞台由細長的竹竿建立場景,不論是荒野、地窖、監獄、神殿等場景,透過竹竿位置的移動而換景。服裝設計以黑與白元素,樸素風格來建構每個角色的存在性。而歌劇一向注重的華麗伴奏團隊,也在彼得‧布魯克強調「簡單扼要」的風格中,只有安排一台鋼琴,在舞台上伴奏著整場的配樂與歌曲。歌唱固然在這齣戲扮演極為重要元素,然而《魔笛》有著複雜且完整結構的劇情走向,在凌駕於極簡的風格上,讓觀眾清楚知道舞台發生的一舉一動,《魔笛》演員的角色扮演,相對成為整齣戲重要的一環。角色性格塑造,除了透過歌曲的情緒表達外,他們外在的身體,情緒表達的掌握度,形塑成角色的立體與有稜有角的內在個性。可惜的是,彼得‧布魯克的《魔笛》中,演員詮釋風格過於溫和、不激情,角色彼此間難有衝突性,以至讓我不容易辨認角色性格上的轉變與深度,這是在理解《魔笛》情節發展上,產生盲點的關鍵因素。 《魔笛》故事敘述王子塔米諾愛上夜后女兒帕蜜娜的美貌,但是帕蜜娜被惡魔薩拉斯妥拐走,於是塔米諾決定救出帕蜜娜。塔米諾帶著夜后送給他的魔笛及捕鳥人巴巴吉諾,一同啟程救帕蜜娜的冒險旅程,塔米諾見到帕蜜娜之後,他們立刻陷入熱戀,此時劇情有了很大的轉變,拐走帕蜜娜的薩拉斯妥不是惡魔,而是德高望重的祭司,而夜后變成懷有復仇的反派性格,而這對戀人在經過重重的考驗及夜后的阻隢下,憑著愛情與魔笛的力量,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在彼得‧布魯克處理的《魔笛》版本,我無法深刻體會夜后復仇的心有多麼險惡狡猾,我無法感受到塔米諾與帕蜜娜之間的愛情,達到你儂我儂的程度,而且彼得‧布魯克貫徹的極簡風,當塔米諾與帕蜜娜攜手走向兩旁點著火燭的道路時,理智上的我解讀出這是一條充滿冒險的道路,但情感上卻隨著前面累積而來的懵懂感受,而堆疊出更深層的疑惑情緒,不太相信舞台上發生的畫面與角色的形象建立。 彼得‧布魯克曾說:「戲就是遊戲,因為有玩興,在戲中得到滿足和快樂,所以就想一直玩下去。」他的創作理想中,形式和內容不斷改變創新,沒有一個固定或是特殊的風格來概括他的作品。而我觀賞完《魔笛》,少了如導演的期盼,沒有在戲中得到滿足與快樂,沒有沉浸在彼得‧布魯克期許以反璞歸真之姿,施展魔法,把來華麗炫麗的歌劇《魔笛》,轉化成簡單明瞭的創新版本裡。然而我對彼得‧布魯克表達無限的讚嘆,似乎仍停留在過去,透過網路影音管道欣賞的《馬哈薩德》,那股彼得‧布魯克持續努力開發的豐富變化結果,才足以讓我佩服不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