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300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TIPA圖博表演藝術學院歌舞秀《風馬之歌‧時光之舞》

TIPA圖博表演藝術學院歌舞秀《風馬之歌‧時光之舞》 時間:2012年03月02日19:30 地點: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廳 文字:廖威誌 在人類的歷史上,藝術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特別是在宗教力量強大的時代。藝術是為宗教而創造的,宗教則藉由依附在藝術品之上,傳達它的教義與內涵,藉此撫慰人心。然而TIPA圖博表演藝術學院歌舞秀在劇場儀式性的表演上,提供稱職的註解與詮釋之作。 儀式性劇場從希臘戲劇,中古世紀到歐洲文藝復興,以及東方傳統表演中的戲曲;台灣民間技藝,包括歌仔戲、布袋戲、皮影戲等等,劇場儀式性往往扮演迎神、酬神的目的、功能。在《風馬之歌‧時光之舞》每個表演內容,從視覺方面、聽覺方面、肢體、伴奏、演唱,充分展現表演者對於他們信仰的神祗崇高的敬意與感激。開頭的藏族樂舞:「夏那-黑帽跳神舞」,舞者以模仿鳥的動作,展現對於天地萬物的敬意,點出儀式莊嚴的氣氛,表演者藉由舞蹈表演,達成追求驅凶避險,安撫人心的目的。包括他們表演者穿著的服飾設計,服裝如面具上刻有臉部的圖形結構,正與宗教神祗相呼應;「洛卡民俗舞」為宮廷舞蹈,這一段表現藏族活潑,富有生命力的一面;「秋桑南霞民俗組曲」結合西藏三個區域:康、安多、衛藏區域組成的民俗歌曲,曲風偏向流行風,歌手沉浸在伴奏與歌唱的氣氛裡,散發純樸、柔和、誠懇、熱情,讓現場的觀眾們頓時沉浸於悅耳動聽的音樂旋律之中。 「多美慈麗民俗舞蹈」源自圖博東北聰南的民俗舞蹈,這一段內容為男女舞者在慶典場合裡,相互道賀,一片歡樂的暢快氣氛裡,有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風情;「沙羌母跳神」則是宗教樂舞,這段表現鹿是男性守護者,敘述故事娓娓道出佛陀、菩薩降臨,百姓供俸他們,佛陀、菩薩對抗妖魔鬼怪,降伏業障,最後再次敬謝神明,請佛陀、菩薩回到牠們居所。舞者頭戴著如羊的面具,神的舞蹈姿態、樣貌活潑靈性,調和世間萬物的神奇力量,這一段表演意有所指象徵佛陀、菩薩在圖博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偉大崇高的形象。 第六段「拉巴慶典舞」是全場表演裡,最能掀起觀眾熱烈的氣氛,群眾頻頻拍手叫好,讚嘆不已的片段。女生表演者拿長柄,全身三百六十度旋轉,從頭到腳,每個動作一氣呵成;而男生表演者專注在腳步的肢體,移動非常輕巧靈活,肢體動作時而變換速度,用腳的力量走路,讓人聯想至葛羅托斯基表演體系與日本能劇表演的源頭,「力量的走路」有如異曲同工之妙,表演者們運用身體各部位,創造動作的多樣性與可看性,如慶典儀式中,每位表演者出現相互競技與同樂的感覺。這段「拉巴慶典舞」如京劇武打戲般精彩可擊,奪人眼目。 最後一段「南巴頓-淨化儀舞」,再次強調舞蹈表演最核心宗旨:劇場神聖的儀式性。內容出現巫術祭祀,迎神、籌神、舞龍舞獅等橋段以及節目尾聲由表演者出場,高舉的藏旗,全場肅然起立,表演者唱著象徵圖博精神的國歌,為整個節目畫下精湛美好的句點。 不同類型的傳統表演,表演背後賦予文化沉澱、累積,因而融合,最終創作屬於自己傳統技藝的表演。TIPA的表演嚴謹考究服飾、道具、樂器的風俗文化,更改編古調音樂創作,為傳統表演注入當代藝術風景。除了注重技術層面的精準,圖博表演藝術學院的傳統樂舞背後隱含著流亡圖博人民的生活現況,台上的表演者選擇用理想、熱情、感恩、虔誠的心情,呈現出圖博文化最真摯、感動的面貌,他們在舞台上盡情奔放,揮灑熱血,除了獻給眼前的觀眾,他們努力與積極把得來不易的圖博文化脈絡繼續傳承下去,西藏的美好除了壯麗的山色,莊嚴的佛像,以及一千多年來深植於西藏文化與傳統禮俗之中,在三月二日美好的夜晚裡,他們虔誠呈現出劇場儀式性的原始精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