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7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迷霧深鎖中的遍地荊棘-評<霧裡的女人>/百薇

       在本檔學製製作之前,因為感到好奇,我曾向系辦拿到了此劇重要依據的史實資料,即《林正亨的生與死》這本書當中的附錄三<林為民先生訪問紀錄>,從這份第一手的訪談資料中,可以初步了解霧峰林家的家族悲劇脈絡,感受到時代動盪下個人的微不足道和如何受到命運的無情擺佈卻只能默默承受。不過看完資料當時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這樣厚重複雜的題材,要以三代女人的命運來貫串出一齣戲,應該無法聚焦吧?接著又想:也許到時戲的呈現會刪掉許多無力陳說或即便陳說也無有效果的枝微末節,編劇和導演會有一個不同的角度切入處理,何況也不是非得要那麼的忠於史實,就不至於因負重太多而揮灑不開…
 
       而看完戲之後的第一個感想是:我當初讀到資料時暗自擔心的問題,竟然真的發生了。我想我必須說:這齣戲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編劇跟導演實在太喜歡這個題材,因而對歷史動盪下個人的卑微與無奈深深感到心折,所以他們決定要以霧峰林家的家族史做一齣戲。歷史的擺盪所造成的一切感動了做戲的人,可是也成為整齣戲最難消化的重量。歷史是什麼?當你遠離了那個時代氛圍,你要花多少倍的力氣去沉澱、鋪陳、敘述,才能捕捉到一點點那個時代的氛圍。霧峰林家三代的故事與國父革命、白色恐怖到兩岸分隔這些近代史全都密切相關,林家人是如此的勇敢、堅毅與充滿理想,面對政治的變局從不躲藏,而是勇敢的一一迎向前去,這些歷史脈絡與情感糾葛,又豈是一個晚上的舞臺劇足以道盡的?
 
       儘管該製作基本上是不希望太依照史實對號入座,可是在劇本和表演的處理上卻幾乎是完全的受到林家故事的牽制,所以在上半場中,由演員旁觀自身的「說書人」戲份幾乎快比演員真正演戲更多。更由於情節及史實的複雜度,使得同一角色往往必須分由青年、中年、老年三人扮演,再加上戲中演出與戲外陳述,這樣的表演呈現著實令觀眾感到眼花撩亂,心中默默的在玩著連連看遊戲,深怕連錯人因此搞錯劇情。而即便這樣多元的處理劇情,那些複雜的歷史還是沒有因此清楚。觀眾在演員刻意裝老而努力抑揚頓挫的語調中,只聽見連珠炮般地述說歷史,這些講述歷史的臺詞多到演員說起來會不自覺的吃螺絲,而觀眾聽了會不自覺的恍神,整個上半場幾乎都淹沒在這樣的狀況裡,看不太到戲,只看到好難消化與好難陳述的複雜歷史。
 
       到了下半場,導演大概一方面也覺得歷史鋪陳夠了,二方面也覺得不能再繼續這麼說書下去,所以劇情就在麗珠和么女兩岸分隔的情感衝突上多所著墨。這終於使得全劇人物的情感有了較完整的鋪陳和聚焦,卻又顯示出全劇上、下半場不同的處理方式放在一起是多麼的具有違和感,整個戲幾乎從中場休息後徹底斷裂成另一齣,莫怪網路上有人說以時下電視劇來比喻,那麼上半場大概是戲說臺灣,而下半場則是大愛劇場了。
 
       整體來說,「霧裡的女人」這齣戲給人的感覺,是一齣學術性太重且個人主觀太重的戲。正因從事學術,所以對於不為人知的口述歷史所埋藏的動盪深感興趣,因而發掘了這個題材,又深深為大時代下女人的命運多舛而感到不平,所以才想為這些女人發聲。但我們甚至在一開場的三個女人的自述當中就聽見演員大聲嘶喊出「為什麼時代的命運總要讓女人來背負?」的話語,如此這般一開場就洩漏了劇作家對於劇中人命運的想法,而且還直接的透過演員的口中說出,實在是很失敗的主觀作為。也可以因而窺知編劇和導演是多麼主觀的在看待這齣戲與這段歷史,因而不願淡化或裁剪掉過多的歷史枝節,又非得要以貫串三代的女人命運來做為全劇枝幹,而讓這一切用僅僅一個晚上的舞臺來呈現,注定是野心太大,而無法掌握的。
 
       該劇舞臺與燈光的設計基本上算是符合全劇氛圍,如開場的霧,就很符合該劇想鋪陳的意象。然而音樂的設計實在太過粗糙,很多地方都太突兀,想不注意到都難,不僅和劇情搭配得不好而且音效本身也不好。演員部份,畢製的演員郁晴無疑既是全劇的主角也是最出色的一位演員,她聲音的感性力量令人印象深刻。但對她的期許則是希望她的表情和肢體的表現力,若能夠和她的聲音表情並駕齊驅,相信整體表演會更出色。另一位則是上半場感覺多在說書、沒有表演出情感層次的釋分,下半場扮演麗珠卻在和么女重逢的一場戲中,還未轉身眼淚即已撲簌直落,她是真的將自身溶進了劇中人的情感,情感投入令觀眾深為感動。
 
        整體來看,「霧裡的女人」固然在歷史的處理上有諸多失敗之處,但演員的表演上卻不乏亮眼之處。而究竟歷史劇該如何才能如實的完美呈現,或許是看完戲後的你我,值得細細深思的課題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