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暗中的詩意-評德國塗賓根形體劇場〈飛跳‧詠嘆調〉/百薇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所引進的德國塗賓根形體劇場,於實驗劇場當中帶來令人期待的作品〈飛跳‧詠嘆調〉,此次的演出延續了該團導演法蘭克‧索恩樂一貫的主題風格,亦即以無言的死亡之舞,擴大對陌生黑暗的想像。這齣單人偶戲,是由法蘭克和雙人音樂組合一同搭配,在音樂流瀉中由法蘭克一人和不同造型的偶對話,偶師的肢體將和偶及音樂互相呼應,而樂手的即興則完全配合人與偶當下的表演,凸顯出以音樂襯托人偶表演的特色。

    因此,這個表演可說是以音樂為骨,以即興為肉的偶戲表演,雖為偶戲,卻不同於我們一般所熟知的偶戲,只是單純的人操偶而已,而是人與偶共同表演,人既是操偶者,也是和偶一起表演的表演者,讓偶戲進階到另一個更精緻與巧妙的層次。而整個表演所有的偶皆為骷髏,具有大小胖瘦各種造型,表演起來則有不同的節奏和形式,這些骷髏偶被擺放在抽屜或盒子當中,隨著偶師的表演,一個個的抽屜與盒子被打開,而不同的骷髏也有著不同的性格與節奏,有的可怖、有的可愛,有的是人形骷髏、也有馬頭及羊頭骷髏,有趣的是馬頭及羊頭骷髏還會互不相讓的互咬、吵架,這些情節在劇場中經常引得觀眾發出會心的笑聲。

    在整個表演當中,可說顛覆了一般對於死亡、骷髏與黑暗的看法,那些我們習以為是可怖可懼的一切,未嘗不見得有可喜可愛的一面。就像這些骷髏偶們,它們在法蘭克的操縱底下,於黑暗中舉辦著一個熱鬧的死亡舞會,舞會中如同人世一樣有悲有喜、有陰鬱也有歡笑,誰說黑暗與死亡只是一個靜止的深淵,而不能夠是一場盛宴呢?〈飛跳‧詠嘆調〉就以來自中古世紀的藝術圖像與里爾克的詩作為靈感的發想,營造出一場既熱鬧又詭譎的死神舞會,使得這場偶戲像是操偶師與兩位樂手間的神秘儀式,天馬行空奇想中所產生出的偶戲創意,就在黑暗的劇場當中呈現出即興的詩意與美學。

    此外,劇場中所使用的的素材如沙、灰燼、火與煙、枯葉等,也陪襯出這個黑暗骷髏舞會的主題:關於「人生無常」與「浮生如夢」的喟嘆。而偶由懸絲控制,也似人逃不開命運的天羅地網,這和傳統戲曲演員對肩、肘、腕、膝、足的種種控制相比,演員與偶何嘗沒有異曲同工之妙呢?在〈飛跳‧詠嘆調〉當中,處處可見導演營造出的意象與隱喻,看似即興的一切表演,其實隱藏了導演對生死、人與偶的種種思考與探索。造型藝術與戲劇應當如何結合?不同的物件和材質又具有怎樣的生命力?這都是偶戲表演超乎想像的開發空間與令人著迷之處。

    〈飛跳‧詠嘆調〉整體的發想與表演可說是可圈可點,但表演在所有的偶都出現一輪之後,再讓同樣的偶重複出現表演,或是採取不同的橋段讓其與不同的偶對話,似乎就不再像每個偶第一次出現時那麼樣的令人驚喜了。此外,由於音樂是即興的表演,所以部份片段的音樂聽來似乎也並不與偶的表演配合得那麼準確精妙,這些,或許都是〈飛跳‧詠嘆調〉令觀眾意有未足的地方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