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又見百年臺灣史詩 ──評《霧裡的女人》

又見百年臺灣史詩 ──評《霧裡的女人》 文/pin-chien 演出時間:2011年5月26日 7:30 pm 演出地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展演藝術中心戲劇廳 作家藍博洲十年出版《台灣好女人》一書,以五位女性的故事揭開大環境中,許多女性是用「活著」來對抗時代與政治帶來的無奈與迫害。建國百年,在北藝大搬演的這齣《霧裡的女人》,同樣也試圖回溯這段還在持續影響臺灣的歷史,以及過去典型的台灣女人形象。 演出橫跨霧峰林家三個不同時代的女人,刻劃一世紀的歷史。上半場以兩位女主角麗珠和靈芝作為說書的敘述者,分別講述丈夫林光烈和林睿明在不同的環境下,同樣都因政治而喪生。婆媳二人都無法逃脫命運帶來的無奈,但都選擇面對並且讓生命延續下去。交代完了歷史背景,下半場以麗珠的女兒曉琴為主線,緩緩刻畫被母親遺留的怨懟及愛恨交織的情感。另一方面麗珠為了躲避政治而攜帶其他兒女逃往大陸,同時遭受文革壓迫和內心悔恨交雜的痛苦。最終,兩人解開心結,讓過去的紛亂與傷痛成為歷史。 兩位女主角分別以三個演員分飾不同時代的樣貌,塑造了三個分身卻無法構成同一個「靈魂」。而演出多次運用時空交錯的方式,讓演員說書般的帶出情節進行,不免也造成某種雜亂的感受,加上兩個時空故事同時進行,一方主述時,另一方在舞臺上直接凝結的時間過長,也降低了交錯的美感。 《霧裡的女人》包含的歷史時間長,地理空間也廣,舞臺上能夠呈現如此繁複的面貌是困難的,整個演出的場景轉換卻能很流暢的進行,配合敘事者讓時空具體,例如將霧峰林家以大型台車裝載,除了代表傳統的方正和格局,也方便與其他場景更換時得以減少暗場時間。只是拼貼式的風格也造成觀賞時的情感斷裂,像是三個不同時空中的家庭佈景都是逼近真實的景物呈現,但像是到了刑場、殯儀館、法庭、機場等卻都以極度寫意來表現,視覺感受會有點紊亂。而我自己特別喜愛兩個結尾畫面,一是戲的開頭,將三束光打在不同人生階段的三個角色。另為結尾時,八個演員相應,將三個女人的「一生」同時在舞臺上,也唯獨這兩者才能帶給我近三小時演出,一直在複誦的大時代情感。 演員也是影響這次演出極大的關鍵,但除了幾個主要角色外,多數人都有口條的問題,能夠理解年輕演員講話現代化的表現,只是為了呈現「時代」而有些刻意的生硬說話方式,應該要再加以磨練。只是也要稱許這樣的大時代作品,幾位角色的超齡演出仍有令人驚喜之處。姑且不論男演員,吃重的敘事女人們,飾演老年靈芝的鄔曉宣,已沉穩不煽情的語調,緩緩道來整個故事,尤其他對戲的情況不多,但仍把情感表現出來。飾演中年麗珠的黃郁晴,在幾個感情濃烈的片段,諸如丈夫赴刑場、洗拭大體及躲在船艙中複雜的情感,均帶出觀眾對戲的投入。飾演幼年曉琴的莊馥嫣,雖然出場不多,但聲音表情和走路姿態,讓人對這個小女童產生認同感。說到兒童,不得不提整齣戲幾個群眾演員,他們乃真實年齡的孩子,雖然無法苛責他們的表演,只是出現時還是帶給我脫離演出的感受。 觀眾入座時,上方佈滿冰霜似的結構,整個劇場瀰漫和劇名相襯的煙霧,著實代表著我們將進入霧中,看見女人們的故事,只是霧散了後,戲也散了。對於故事本身,編導的立意是好的,欲將扎實的敘事性劇本,加以不同的舞臺手法呈現,但我似乎只看到了故事和演出截然二分的結果,原本想要濃情重溫的歷史,也被削弱許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