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霧散了嗎?——評《霧裡的女人》

文/book 以往當我看完時代大戲,或多或少會感到一絲那段過去的悲哀與辛酸。然而,這回在戲結束了之後,我對於三個女人的故事並沒有太多的共鳴。依然像是看戲前,我所知道的,戲要說的是一個家族中三代「女人」的故事。「女人」在這齣戲中的重要性究竟是什麼?除去女人身為主要敘述者後,我看不到「女人」其他面向的重要性。 一進場所見的是滿室的霧,就連舞台也在層層濃霧中。以及觀眾席上方滿佈著冰霜,真教人驚豔不已。不過當霧散去後,只見上頭掛著一條條由尼龍繩撕出的無數小絲,我不免感到失望。尤其是除了這個功能外,完全無用武之地。戲開演後為了打燈光,那堆白尼龍繩還必須退到一旁,究竟工作人員花了極長的時間營造的意義何在?自動台車的使用,巧妙解決人力問題。但台車卻也只用在少數的場次中,費盡苦心研發的必要性也顯得薄弱。 林家的故事主線主要由三個女人為軸開展。歷經軍閥割據、對日抗戰、國共內戰、二二八事件、文化大革命到戒嚴時期等,正是呼應了台灣過去的歷史脈動。對我而言,像是在聆聽一段歷史,但是對於當代台灣的連結是什麼?又期待觀眾能從龐大的歷史資訊堆疊裡,體會些什麼? 上半場從主述者祖母靈芝與母親麗珠的描述中呈現,老年的靈芝與老年的麗珠猶如旁觀者凝視著林家過往的歷史與人生。下半場則主要是孫女曉琴對於母親的愛恨糾葛。分由二至四位不等的演員分飾不同時期的三個主要角色,試圖在當下匯聚出不同時空的交錯與感慨。然而,我感受到的只有不同演員在當下的流動與情感分裂。我原本就對台詞中夾雜大量歷史的敘事方式,感到十分遙遠。再加上,採用數位演員分飾同一角色的情況下,角色被片段化,情感的連貫性大幅降低。油然而生的距離感,令我完全無法入戲,只能遠遠的望著台上發生的一切。此外,姑姑慧辛從一上場的情緒便是非常高漲的,甚至可說是歇斯底里的處況。我完全不能體會為什麼一開始便反應如此激烈?在之後更需要情緒爬升的時候,反而顯得萎靡沒有張力。 另外,時常使用同一句話多人複述。如:「睿明你在哪裡?」,交由主述者老年的麗珠與老年的靈芝分述,又由過去情境中的少婦麗珠與中年靈芝再次複述。或是同步說台詞,如:麗珠聽曉琴的錄音時,出現演員聲音與錄音重疊。反而造成重複過多,或是聽不清楚,並且讓我感到疲憊與厭倦。群戲時除主要人物外,皆佩戴面具。我不清楚面具的用意是什麼?是為了表達芸芸眾生的無知嗎?在某些場次的動作設計上,企圖以動作或手勢寫意呈現,如:林光烈騎馬,而馬由人扮演,林光烈便坐在另一人的肩上。法官審判睿明時,主審宣判罪行,其他法官的奇怪手部動作。鬥爭時,麗珠被幾個審問者以椅子不斷圍困等。對照宮保第、殯儀館等場景的寫實,我感受到的是風格的不統一。 我最困惑的是人物使用化名,不過孫傳芳、陳儀、蔣介石與林朝棟卻仍是維持原名。雖然不是真人傳記改編,但取材自霧峰林家的故事,不免讓我還是會直接對映著霧峰林家的歷史看待。而在「歷史劇」的定義裡,對原本歷史的變動範圍是否有一定的準則與限度? 末尾以時代的受難者、犧牲者來總結林家的男男女女。但同時代的其他人不也是如此?「林家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天塌下來,有地頂著。」是句令人動容的標語。但抽掉林家,這句話套用在現今的社會新聞中,任何一個苦難的市井小民家庭裡,依然成立。林家的三個女人,不論在情感的堆疊或是情節的鋪陳中,我都無法感受到女人的堅忍偉大與重要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