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伍佰教我的那些事-評國立臺北藝術大學2011戲劇學院夏季公演《霧裡的女人》

(本文首次公開發表於國藝會藝評台) 作者:邱喬巴 時間:5月28日 14:30 地點:北藝大展演藝術中心戲劇廳 「…聽說是美軍要來炸台灣的日本兵仔 聽說咱隴總唱著日本的軍歌 聽說咱著要交出鋤頭剪刀 摻羅賴把 說戰爭是保護咱自己的國家 啊… 這款的代誌 啊… 學校隴無提 啊… 那當時那這呢神祕…」 -伍佰《空襲警報》 伍佰本名吳俊霖,嘉義縣六腳鄉蒜頭村人,創作大量國台語歌曲,有「搖滾皇帝」、「搖滾天王」、「搖滾詩人」等封號,其作品充滿了對台灣的熱愛與期望。在《空襲警報》歌詞中,透過一個小孩的眼光與提問,我們彷彿可以窺見台灣從日治時期、光復戒嚴,至今日民主開放的歷程。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2011戲劇學院夏季公演《霧裡的女人》,由邱坤良執筆,洪祖玲導演,透過了霧峰林家的滄海桑田,說著三位女人的故事,說著時代的故事,也說著台灣的故事。全劇刻意將人名杜撰,但仍依據史實寫作,其故事結構龐大,是個上半場120分鐘,下半場80分鐘的演出。 觀眾入座時,首先會注意到的是空中懸掛的白色絲狀物,象徵著整個時代壓在我們之上,舞台則是有許多可開闔的大片斑駁布幕組成,台上輕飄著薄霧,演出過程中利用前後布幕的開合進行換景,除了必要場景使用台車進出,多數時間舞台上只出現最低限度的符號及道具,給出意象及時代感。 上半場敘述曾協助孫中山革命,個性耿直的閩南軍司令林光烈,在漳州被軍閥殺害,其妻郭靈芝帶著四名孩子回到台灣霧峰老家。唯一的兒子林睿明後赴中國讀書,與從印尼逃婚而來的新女性沈麗珠相戀結婚,其後自願加入緬甸遠征軍,重傷半殘而退役。台灣光復後,睿明帶著麗珠與三名孩子回到台灣,想為台灣同胞做事,卻因政治理念激進而遭國民政府逮捕槍斃,麗珠帶著一兒一女逃至大陸,想著待中國解放台灣後再與么女團聚,怎知時代弄人…… 上半場的主述者是郭靈芝(鄔曉宣飾)與沈麗珠(張釋芬飾)這對婆媳,兩人輪流講著自己的戀愛史,台上並同時交錯的演著這些故事。由於她們的敘述是從個人及家庭出發,也因為此此,雖劇中生活的篇幅是大的,時局變遷反而為小,但卻更能給了我們更鮮明的時代印象。 劇中更有許多用肢體表現的片段,像是閩南軍司令林光烈(楊彬飾)騎的馬就由副官扮演,巧妙的呈現了劇中的時代氛圍,以及劇中人的心情。唯一小小的美中不足則是部份段落導演手法略嫌煽情,如趕去刑場的少婦麗珠(黃郁晴飾)與被處決的睿明(陳盈達飾)在台上並列,以及在光烈及睿明死後出現的低吟。但不能否認的是,當麗珠說著睿明一生為國為民,只換來胸口的兩個彈孔時,我仍然濕了眼眶: 「…那是種驕傲 陽光的灑脫  白雲從我腳下掠過 乾枯的身影 憔悴的面容  揮著翅膀  不再回頭 縱然帶著永遠的傷口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縱然帶著永遠的傷口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伍佰《白鴿》 下半場敘述當初被麗珠遺棄在台灣的曉琴,由於在奶媽處沒有得到良好的照顧,於是待睿明的妹妹-慧辛找到並收養她時,已經瞎了一隻眼睛。成長於戒嚴時代的曉琴,對自己身世一無所知,無法理解週遭異樣的眼光以及自小被拋棄之事,於是對於母親相當不諒解,經過時居印尼的奶奶靈芝,在印尼、中國、日本、台灣多地來回牽線,才逐漸打開這個死結…… 由於下半場的敘事時空較為接近,因此有過多的暗場,造成看戲節奏上的紊亂。但是像用大風吹的肢體動作來隱喻文化大革命,以及在曉琴(廖子萱飾)錄製給麗珠錄音帶時,不同年齡的母親與女兒,在台上的穿梭與肢體表現,都是令人驚艷的安排。全戲結尾在林家大宅中,薄霧中可見林家不同時空的所有女人,彷彿正印證了靈芝所說的:「林家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天塌下來,有地撐著。」,她們的勇敢與堅韌讓我走出劇場後,久久仍不能自己。 在《霧裡的女人》中,有許多元素貫串全場。如全劇開場時,是透過年幼的曉琴(莊馥嫣飾)寫作「我的家庭」這篇作文來揭開霧峰林家故事的序幕,在下半場一開始,則是透過練習「我的家庭」演講比賽的內容,點出曉琴心中的矛盾,再到後來錄製給母親的錄音帶,用第一人稱為觀眾補述了許多細節。還有面具的使用,不管是上下半場,從軍閥、日軍、國民政府法官到紅衛兵,都著款式略有不同,但基本上是中性的面具,面具突顯出了人們往往被時代壓迫成同一個樣子,成為權力機器的一部份,而失去了自身原有的面貌。 在學院環境裡學習劇場的我,曾經向老師這樣問過:「為什麼我們的劇本分析課總是閱讀西方經典?為什麼我們的舞台上永遠是金頭髮藍眼睛的人?」老師給我的答案是:「台灣目前還沒有太多好的劇本與作品。」也因此《霧裡的女人》雖還有若干未臻完美之處,然而在看戲的三個多小時中,我卻看不到瑕疵,只看見許多拭淚的觀眾,以及由台灣出發的劇場作品原來有這麼多可能性。衷心希望後繼的台灣劇場人,即使在霧裡,也能看見更多屬於我們自己的故事,正如同伍佰所唱到的: 「…管芒花的堅持 市仔口的蕃薯 歐巴桑的笑容  烏托麥的趣味 傷害 不通擱繼續來 好天 草仔才企會在 就好像欲行一隻船 浮在咧無邊的大海 啥咪款的將來  攏是要靠現在 海上的島鳥的厝 美麗的世界真少有 海上的島鳥的厝 千辛萬苦的一個巢 衝破巨浪甲海流 有我少年的模樣 海上的島鳥的厝 撒啥咪種子有啥咪樹…」-伍佰《海上的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