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只「偶」有佳作-評無獨有偶2011國際偶戲交流《飛跳‧詠嘆調》

作者:邱喬巴 時間:5月14日 19:45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無獨有偶工作室創立於1999年,秉持「無物不成偶」的觀點及「偶戲表現於現代劇場的可能性」之實驗精神,大力推展現代偶戲在當代表演藝術裡的自由空間,並持續邀請國際知名偶戲大師與團體,來台開辦工作坊及演出。今晚的《飛跳‧詠嘆調》即是由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場(Figuren Theater Tubingen)擔綱演出。 舞台空間被布置得有如陰森的地下室,中間擺了一對桌椅,兩旁則堆放著行李箱等各式雜物,舞台後方則是音效控制台。故事由抽屜裡飛出的一張神祕信紙展開,各個角色輪流出場,全劇沒有一以貫之的情節及台詞。演出由身兼導演、製偶師與操偶師的法蘭克‧索恩樂(Frank Soehnle),以及現場演奏音樂、混合電音的約翰‧佛里西(Johannes Frisch)與史蒂芬‧梅爾旦(Stefan Mertin)三人所組成。 《飛跳‧詠嘆調》作品背景為死神的舞會,索恩樂師承德國偶戲大師亞伯特‧羅瑟(Albrecht Roser)讓「人偶同台」,偶意識到被操控,進而發展出「人偶對話」的形式。讓觀眾看到人偶之間的關係,進而反思偶有生命與否,或者是偶存在的意義。關於劇場呈現的部份將在後文詳述,但漢字剛好也能提供一個觀點:「偶」一旦去掉了人,就將只剩下「禺」而已了! 收錄106230個漢字,由中華民國教育部主編的《異體字字典》,則是世界上收錄漢字最多的字典。在這本字典內「偶」字共有7種解釋:(1)用各種材質雕塑的人像;(2)成雙的;(3)配偶;(4)同伴;(5)碰巧:(6)對等、匹敵;(7)婚配。而其中幾種意思正好替我說明了今晚的演出。 用各種材質雕塑的人像。舞台上可見各形各色的偶,如穿著翩翩禮服的骷髏女士、戴著面具的骷髏青年到只有上身的老婦人、羊頭偶、金色馬、羊頭女人。從如布袋戲用手掌操控的小偶到需要藉助沙袋控制的等身大人偶都有。 成雙的。因為燈光設計,在許多場景人與偶的影子皆被投射到後布幕上,形成了台上偶戲與影戲並存的畫面。而戴著面具的人偶們,更是表現了個性上的雙面性,如骷髏青年帶著面具時,展現了唯我獨尊的霸氣,但在摘下面具後卻是個面容蒼白的少年。又因為人偶同台,偶不僅察覺被人操控的事實,甚至會與操偶師互動,如用掃把比畫,要求樂手吹奏樂器,讓所有偶的行動也有了自主與被操縱的二重性。 配偶。在骷髏青年沮喪之際,羊頭女人隨著音樂緩緩的出現並摘下頭巾,靜靜的坐在骷髏青年旁邊給予安慰,甚至進而挑逗她,有一度兩人只是靜默坐著,卻給人無盡的甜蜜感,但最後結局,似乎是妹有情而郎無意,羊頭女人只好獨自回到秋千上。 對等、匹敵。骷髏青年似乎想擺脫被人操縱的宿命,試圖得到與人類對等、匹敵的權力,也就是由自己決定自身行動的能力,於是他拔掉自己的腿、拔掉拴在身上的線,在身體垮落後,得到了某種帶有死亡隱喻的解脫。 婚配。在看完《飛跳‧詠嘆調》後,令人想起古代的媒妁之言,男男女女如同偶被操偶師操縱般,被父母決定終身大事,而即便在今日,我們的身上似乎還是栓著許多線,像是法律、校規、工作、人際關係等,不禁讓人質疑:人真的比偶自由嗎? 今晚的演出雖然只有短短的65分鐘,但在輕快詼諧的節奏下,即便沒有使用語言,也能嚴肅的點出了人、偶之間的關係,更讓我們反思人、偶各自存在的意義。且不只「偶」有佳作,人(操偶師、樂手)亦有佳作,其受歡迎程度由人三度出來謝幕就可見一斑,正如同漢字告訴我們的:因為「偶」一旦去掉了人,就將只剩下「禺」而已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