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迎向觀眾—評《Re/turn》

文/book 台南人劇團這次選擇與素以建立有品味、有文化的(但我認為是企圖營造假象:文化是可以當成商品販賣)誠品企業合作,也許正是顯示了台南人劇團試圖跨足商業劇場的一大進程。上演三週,共演出十八場次,甚至還來個加演場(第十九場,號稱有更多的bonus),足見其想開拓戲劇市場的野心,並招徠更多的觀眾走進劇場。在這一點上或可符合說是為台灣發展定目劇的代表,同時,我也肯定該劇團嘗試做大觀眾市場的用心。可是,在商業與藝術之間的拿捏,更是值得創作者深思熟慮。 以一個在電影或電視劇中老掉牙的題材:穿越時空—重新選擇—改變結果,由親情、友情、愛情為三軸交織出每個角色的選擇,但其實仍舊把主幹放在愛情上。故事情節由六條線索構成主線交互發展,分別是白若唯(謝盈萱飾)與Charles(隆宸翰飾)、Charles與簡嫚菁(王安琪飾)、白若唯與湯境澤 (林斌飾)、湯境澤與雷奕梵(李劭婕飾)、白襄蘭(黃怡琳飾)與白若唯、白襄蘭與趙叔(鍾翰飾)。此外,還有白若唯與Wasir(蔡柏璋飾)、雷奕梵與廖得凱(邱俊儒飾)等旁雜的支線,雖然不至於讓人不解整個劇情,但過多而紛亂的其他角色,他們的出場多半只是為了製造笑料,而這些調笑也同時打斷主要角色所營造出的氛圍,常常在即將受演員感動而進入某種迷幻的情緒瞬間,硬生生的被打回原點,真是讓人哭笑不得、又氣又恨。 編導蔡柏璋,同時也擔綱Wasir與歌唱者,不免令人揣測:如果沒有他,是否還有人能唱出那些悅耳的歌曲營造動人的氣氛?從最早令人驚豔的作品《K24》起,蔡柏璋便是透過通俗題材的巧妙再造取勝,到近期的《Q&A》與《Re/turn》,漸漸已不復見其新意巧思。就像個第一次發片就深獲注目好評的歌手,在之後公司為了繼續維持住金雞母吸金的功力,便連連強迫歌手必須快速再發片,就在不停的壓榨下,歌手原本令人著迷的魅力漸失。期待有天能再看見那個讓我覺得新奇又有意思的蔡柏璋。 為了因應奇怪的誠品展演空間,採用圓形的舞台,分坐兩旁的觀眾雖不能見演員所有的表情,但仍頗具創意。有許多令人感到驚豔的轉場就直接在觀眾面前呈現,如湯境澤在台上邊說獨白邊由旁人協助換裝,不僅令人感受到其身為市議員的忙碌與霸氣,更直接連結到下一場兩人的婚禮。能自然流暢的銜接場景是讓觀眾既享受又不會感到乏味的巧妙設計。能上下移動的圓環,可以是芭蕾的把杆或是電車上拉環。推上推下的長方形推車,既是床也是桌子。這些都令人心喜,也不會覺得道具就只上場,那一次多可惜啊。唯一顯得刻意的是玻璃小屋與門把,兩者的存在就只為了轉換時間與空間,此外,看不見更多的可能性。一再跳動於台灣、英國或西藏的時空,顯得不必要又瑣碎,也造成得多花心思經營場景的轉換。 演員的部分除扮飾白若唯的謝盈萱及扮飾雷奕梵的李劭婕有精湛演技,引人跟著她們的表演起伏情緒,還有唱作俱不失水準的蔡柏璋外,其他演員似乎沒能讓我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尤其是Charles,明明是個國外長大不太會說中文的華人,開場時說得一口清楚的中文,我可以假作他已經會說流利的中文,但在回到過去與白若唯初遇那段裡,其所說的中文仍比英文流利,不免讓人困惑萬分。 網路上隨便搜尋都能見到觀眾熱情的迴響,可見該劇打開了劇場大眾化的可能性,亦為台南人劇團打開知名度。但要拓展觀眾人口是不是只能透過芭樂的俗套內容?那不是只要轉開電視就能時時收看到的愛情肥皂劇?觀眾為什麼必須花錢走進劇場?節目冊中,台大戲劇系紀蔚然教授的〈七年級生,你們該怎麼辦?〉裡提到:「……說故事的衝動絕對是好的衝動,然值得細究的是:該怎麼說故事?說些什麼故事?……」。這也是我認為戲劇之所以迷人的原因,不論要走向商業劇場,還是堅守藝術劇場,我都期待能在劇場中好好的看見一個具豐富意涵的故事,一個創作者想對觀眾傳達的主題,而非空有形式、華而不實的單薄情節。不管我喜歡或討厭,都仍可從中發現或獲得些巧思與感動,那就是一再引人走進劇場的魔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