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故事芭樂、手段高明—評蔡柏璋200分鐘的影集式舞台劇《Re/turn》

文/ 高美瑜 誠品的戲,一向具有時尚、都會、雅痞、年輕、愛情的形象。這次蔡柏璋的《Re/turn》也不例外,劇中透過一個神秘的門把,使各個角色穿越時空,回到人生中最想改變抉擇的生命時點,而發展出6個主要人物間,一連串關於愛情、友情、親情的複雜故事。如果說台灣劇場界正在尋找新一代的說故事高手,我想那人勢必是蔡柏璋。 蔡柏璋畢業於台大戲劇系及英國倫敦中央戲劇演說學院,這位看八點檔長大的七年級生,曾經以電視影集概念編寫舞台劇《K24》全六集,其強項便是將謀殺、失憶、劈腿、穿越時空等連續劇常用的通俗老梗作為故事題材,然後再巧妙運用種種劇場魔幻手段將之具體呈現,讓人感覺既熟悉又新鮮。若以同樣視角看《Re/turn》,這齣像極了200分鐘影集的戲,似乎可以被簡要歸納成以下八字評語:「情節芭樂、手段高明」。 在情節鋪排上,編導蔡柏璋已自動將引領劇中人穿越時空的關鍵,從抽象性概念—「生命的缺憾會引領你該去的地方」,轉化成非常具體的實物—「門把」(只差沒給一道小叮噹任意門);其他諸如「愛在心裡口難開」、「我愛的他不愛我」、「有情人終成眷屬的Happy Ending」等俗套都交錯其間;在劇場表現手法上,無論是舞台設計劉達倫扣合「迴轉」的主題而採取圓型舞台、或者經由燈光設計Jack、魏立婷協助下流暢的轉場、男女主角(謝盈萱、隆宸翰)賞心悅目的帥哥美女組合、視覺畫面強烈的舞蹈、令人拍案叫絕的對話、十二位演員毫不矯揉造作的口條與演技、抑或蔡柏璋親自上場獨秀深情雋永扣人心扉的歌聲,都能使即便沒有受過任何劇場專業知識薰陶的觀眾,也如痴如醉沉浸其間。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關於本劇笑點的安排,大多採取不刻意抖包袱的方式,透過角色間對話與反應自然流露。其語彙通俗流行,充份利用日常生活中可能發生的玩笑,或是對某些議題的刻板觀點加以扭曲渲染,使本劇更貼近現代觀眾的心。例如在白若唯(謝盈萱飾)與「好姊妹」(蔡柏璋飾)二人單獨跨年時的對話,便把異性戀者常無意間取笑或歧視同志的現象,轉成同志角色的自我嘲諷,不僅創造詼諧的笑料,更增添了本劇的可看性。 當然,《Re/turn》並非沒有問題。Re在英文字根上有「再次」的意思,與turn結合即有再次「迴轉」到生命缺憾時刻之意。不僅情節順應這個邏輯發展,舞蹈編排、舞台設計皆服膺於這個核心意涵。弔詭的是,僅管「圓」的意象無所不在,但為了適應誠品展演廳扁平的劇場空間,劇中除了舞蹈教室、車廂幾個場景,演員走位經常被安置在一條線上,連燈光也多半以直條或橫條的方式畫分投射光區,以便照顧分布在舞台左右兩側的多數觀眾。而劇中人回到過去的事件,也非一圈扣著一圈往回繞,而是由每個拿到門把的角色,點對點式個別回到自己生命的缺口,彼此的故事雖有所交纏,但孰先孰後時序混亂,「迴轉」這件事變得猶如切開的蛋糕一般分崩離析。 劇中有一幕,白若唯在婚禮上接到了母親逝世的消息,剎那間燈光一轉,舞台地板打開一個洞猶如墓地,婚禮迅速轉換成喪禮,舞台一片死寂。觀禮賓客們紛紛將身上的白禮服脫下投入其中,宛如向死者致敬。當我正佩服於導演處理舞台轉場的手法簡潔有力時,突然看見白若唯竟捧著母親的骨灰罈與趙叔對話,剛剛的喪禮似乎是採取土葬,為什麼又有骨灰罈的出現,顯得很不合理。而飾演趙叔的演員,雖然和其他人一樣有需要分飾多角的困擾,但也應該注意穿著打扮和表演方法上的年齡細節,角色形象才會更鮮明。 同樣不合理的地方還有倒數第二場。從過去來到現在的白襄蘭,以白若唯名義贊助Chales開店。這一場的時間理應是發生在喪禮結束後,若唯從媽媽手中拿了Chales的信,決定要到倫敦找真愛。由於在現實時間中,白媽媽已經死了,她怎麼可能還和助理趙叔聯絡,讓他去辦妥贊助Chales開店的事?若發生在現實世界,恐怕會變成驚悚駭人的社會新聞。 好戲必須建立在無數個細節的經營與設計巧思上,這麼挑三撿四固然有點吹毛求疵,其實也洩露了筆者對本劇的關心與期待。看完《Re/turn》走出劇場,大約已是接近子夜的時間,在200分鐘內一氣呵成看完整部猶如八點檔般的通俗舞台劇,讓人感到通體舒暢愉悅無比,或許這就是誠品選擇擅長說故事的蔡柏璋所欲達到「撫慰疲憊都市青年」的療效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