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分禪意,難耐孤寂-評台南人劇團《Re/turn》/百薇

    走進信義誠品展演廳,呈現在眼前的首先是特殊的雙面鏡框式舞臺,果然這次的戲給予觀眾在觀看上一種全新的視覺體驗,觀眾可以看到對面的觀眾,而演員表演時,幾乎主要是以側臉面對觀眾的,偶爾演員正視某一面的觀眾,也就代表著另外一半的觀眾只能看到演員的背影,猜想演員的表情。這樣的舞臺給了觀眾不一樣的觀看以及思考方式,或許,誠品舞臺原本就是這樣設計,但劇團仍可決定放棄較小觀眾席的那面不使用,不過劇團沒有;為了因應這樣的舞臺,所以演員的上下場及換裝,在劇中經常設計由群眾演員不同的打扮帶入不同場景,並且和表演在舞臺上同時進行。

    如此不同凡響、設計精妙又略顯複雜的舞臺設計,跟整齣《Re/turn》的編導演風格還真是如出一轍啊,看完戲的我不由得要這麼感嘆。

    不能不承認《Re/turn》這齣戲有不少亮點,台南人劇團成功地遊走在商業與藝術的界線中(很顯然這條線是離商業更近一點),取得自己在小劇場當中的地位,現今已好難得遇見這麼用力與用心說故事的劇團了,但是,最直接與殘酷的問題是:這難道不是一齣好戲嗎?可是我怎麼沒有因此而感動?

    對呀,我怎麼不感動呢?我反覆的問自己。天底下竟然會有劇團作了戲,卻讓觀眾因為自己不感動而產生疑問與自省的,這真的是很少見的弔詭情況。

    蔡柏璋,這位年輕新銳、編導演的全方位人才,無疑是《Re/turn》這齣戲的靈魂人物,或許也因為他,才讓台南人劇團獲得誠品春季舞臺的展演機會。我可以說:成也蔡柏璋、敗也蔡柏璋嗎?這麼說或許沉重了些,卻是無可迴避的事實。

   《Re/turn》是一齣自傳性質強烈的戲,在三十而立之際,那種因年紀而產生的焦慮、猶疑、叩問、遺憾…,對於臺下為數不少的七年級頭包括我在內的觀眾而言,這種情緒真是每分每秒都在與我們和平共處,一點也不陌生。如果真能有那樣的一個穿越時空的門把,我想每個三十而立的輕度中年都想擁有一個,最好再附贈一個可以把時間自由撥慢的時鐘,要撥多慢都可以,青春永遠不要走那有多好。

    而如果不曾流失青春,又哪來這些可以說的精采故事?在蔡柏璋的故事裡,我看到的是愛情、友情、親情全體探討,現在、過去、未來全部擁抱,男、女、雙性全數扮演,英國、臺灣、西藏都是場景,那還不夠,你還可以在裡面看到如夢之夢、電視電影、音樂劇對編導演的巨大影響、性別認同與異/同/雙性戀的思索、語言的使用與玩弄…,太豐富又太焦慮了是嗎?竟然讓我想起旅行業者誠實的自白:辦旅行團常常是讓老鼠與貓一同出遊,不管你喜歡什麼,都一定可以在裡面找到。可是,老鼠和貓會玩在一塊嗎?這完全不在旅行業者的考量中。

    蔡柏璋這種心態上的迫切、焦慮跟亟於表現、填充,是讓觀眾覺得他的戲之所以密度很高的背後驅動力,這或許這是他此時此刻年歲心境下的不得不然。而我身為觀眾比較不能夠諒解的是:他竟然連處理臺詞跟表演都如此的討巧與不耐!在《Re/turn》中,處處可見在主角們進行深沉的長段對話或自白時,卻突然被自己或對方的其他無厘頭情緒或旁邊的配角插科打諢給打斷,在生活場景當中,這種情況常常會出現在某人深情自白,而被表白的對方一時間不知如何面對,只好用開玩笑來掩飾自己內心的尷尬。

    但身為一位編劇兼導演,真的需要這麼畏懼些許的冷場?真的需要這麼小看你的劇場觀眾,認為他們絕對沒有耐性稍微等待一下演員情感的宣洩與陳述。真的就認為臺灣的閱聽人就一定都這麼重度電視化嗎?還是最電視化的,其實,是你自己呢?蔡柏璋如此的處理方式,個人認為是無法造成該劇的情感刻劃具有深度的主因,也是無法使得觀眾有更多感動的原因。

    演員表現方面,我所能觀察到演技最全面與相對成熟的一位,當屬女主角謝盈萱,她所飾演的白若唯,固然本來就佔有全劇最多的戲份。但是她能夠在蔡柏璋所用力扮演的那些全劇最亮眼的配角身邊,不慌不忙的呈現出她自然從容的演技,而她未刻意去表現與取悅的自信表演,相較於蔡柏璋,更令人感受到經歷過舞台歷練的表演厚度。其他的演員,有些仍顯稚嫩(如齊子涵),有些表演優劣起伏仍大(如隆宸翰、李劭婕、林斌),有些呈現的角色深度不足(如黃怡琳、王安琪),個別來看,大多還有進步的空間,但整體來說,彼此交流的默契不錯。
 
   個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是第二幕,即將出嫁的白若唯與Wasir之間的姐妹情深,兩人對話與表演都十分真誠動人,是該劇在情感呈現上很出色的一幕。

    對於整個劇本,固然各場次在編寫之間互有短長,編劇極為認真的為故事編出線路脈絡,但是就主題想說的《Re/turn》,卻看不出轉動門把回到過去或未來之後,主角對命運或對自身選擇的了悟,只看到在時空穿梭間,觀眾一片片的拼湊起編劇要說的故事,既然如此,《Re/turn》或不《Re/turn》,又有何差別呢?我想,《Re/turn》要說的,應當不只是選擇這或那而已,否則,如果僅僅是跟著自己生命的缺憾走,就能找到答案,那人生的圓滿就只是找到並且填補缺憾而已嗎?還是無論如何《Re/turn》,缺憾終究會是人生的一部份且與之俱存呢?

    關於為何《Re/turn》,或許,編劇應該給我們一個更深刻的答案才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