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評2011北藝大戲劇學院春季公演《旅鼠》、《遠方》

評2011北藝大戲劇學院春季公演《旅鼠》、《遠方》 文/pinchien 時間:2011/03/29 地點:北藝大展演藝術中心 戲劇廳 兩場演出一次看完,我急著的不是去細細品味,而是想快點翻閱劇本,解答到底是我不懂戲還是戲不懂我。雖然是一併推出,《旅鼠》和《遠方》卻是風格、手法都大相逕庭的不同作品,雷同處則是原著中都充滿了不斷批判又不斷反省的思維。巧合的是兩部戲同樣的也讓文本最重要的脈絡,被劇場中的其他元素給消彌,結果就是讓身為觀眾的我被活生生的扔出劇場外。 《旅鼠》— 一場炫麗才藝秀   熱鬧、華麗。精彩的導演手法不斷透過一個又一個的片段展演出來:場景變換也非常生動活潑;像是塑膠袋這樣的樸實道具,也可以製造成獨特的空間感;如同歌隊腳色的演員們,也都善盡其職的表現了不同情境的轉換。到此,不得不讚賞導演活耀新穎的技巧,讓這齣戲展現了魔幻寫實的趣味。只是,當沒有了炫目神迷的舞台表現手法後,這戲還剩下了甚麼?   「牆」、「界線」、「夢」的存在,從主角王出現後展開的議題,奇怪的鄰居兄妹闖入王的領域、女演員在角色和現實間徘迴、地下室裡的母親終於踏出、醫院裡的角色扮演治療,到最後王捲入了女演員的夢、母親想率先作夢救人救己卻失敗,都試圖勾勒了這個主題,只是虛虛實實之間,我也開始頭暈因為表現象徵的意圖似乎都充滿了不確定性。如果說寺山修司試圖用劇本表達他眼前這個世界的虛偽與荒謬,每一個角色和事件就像利刃不斷射向讀者,而觀賞《旅鼠》時卻只能感受到滿天飛舞的紙飛機,上頭大概承載了些甚麼,然後等他們撞向我接著落地。此外,有一個尚未解答的疑惑,戲裏頭真的有隻老鼠!這就跟廚房裡會出現老鼠般,既合理又不應該。    在彼岸的《遠方》   結構很簡單的可劃分為三,用女孩瓊不同的人生階段詮釋三個「罪行」。首先是童年階段,女孩揭發了寄宿的姨父做不好事情的秘密;接著成人的女孩在帽子工廠工作,進而和年輕的陶戀愛,但這個過程中,他們有自覺又沒自覺的成為奴役者的幫兇;接著,在姨媽和陶政治性的辯論過程中,瓊最後淪為了逃犯。   必須很嚴厲的說,無法理解導演所用的非線性邏輯,並且完全不知道旁生出來的雜枝-五個「歌隊」到底有甚麼樣的作用,跟戲的關聯性實在太低,有時候甚至是個干擾。音效的設計更是此部戲的致命傷,在第二段帽子工廠片段時,演員必須不斷製作帽子,而原本應該是特別設計如同輸送帶般的工作檯,卻發出極大的聲響,甚至遮蔽了演員台詞,著實令人傻眼,只能歸因或許是想表現某種不斷干預的概念吧!在最後一部分姨媽和陶的爭執,導演設計讓兩人配合節奏感極強的音樂,再透過演員配合著音樂節奏演繹出來,讓人甚至一度忽略了這一大段台詞是多麼嚴謹以及意義重大,連看著文本都必須花時間消化的意涵,竟然可以被如此輕率的丟出,不免要質疑導演有無試圖要表現出原作,或是只想以自己跳躍思緒轉換到舞台,用寫意表現形式揮灑塗抹,而觀眾就應該要接受與理解。      另外,兩齣戲的演員在口條要求上都相當鬆懈,經常必須很用力讀取演員說出來的話,有些片段甚至會小聲到讓坐後排的觀眾聽不清楚,而這原本辭意就艱澀的兩個文本中,無疑是個傷害。   這次觀賞演出的經驗也讓我反省,是否我們都在原地打轉,才會對這樣的戲劇表現心存芥蒂?又或者過於著重文本的態度讓我也失去讚賞突破的機會?那甚麼又是後現代的美學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