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徒剩空殼的蟬──評《過季尾牙聯歡》  (育寧)

  對於「漫才」的印象停留在宮藤官九郎幾年前的神來之筆《虎與龍》,以原創劇本配合經典單口相聲段子,每個單元劇中以一個落語故事為楔子,再創造現實劇情與之相呼應的落語喬段,並以緊密的運鏡方式來串聯、順勢連貫劇情看似混亂無章,但竟神奇地完整地敘述了兩個故事,毫無違和感。其內容原創、反骨、輕鬆、玩笑、再輔以源源不絕的靈光乍現、跳躍性思考穿插其中,縱使對日本文化不熟悉,也可以感受到傳統文化不死的魅力。我想魚蹦興業的確有類似的企圖,但看完《過季尾牙聯歡》,我真的只覺得這是一個徒剩形式的低級模仿。   從場地來說,我覺得選擇紅樓是有其意圖的,儘管紅樓有著眾所皆知的先天劣勢:沒有高低階差的觀眾席,加上舞台並不比觀眾席高多少,幾乎晚進場就註定了要整場戲看前面人的大頭。但此次演出卻成功的使用了這個場地,配合「紅樓」這個場地本身具有的歷史意義,再加上對劇場飲食文化的著墨,場地提供茶飲,並有可購買點心的服務人員在左右流動著,開演前觀眾恣意的聊天、飲茶,彷彿時空倒轉回到過去。   但怎麼知道,戲才開演,就發現這只是徒具形式的空殼。   整齣戲分為十二個節目,從開場舞、短劇、主持、抽獎到頒獎典禮、大合唱,尾牙有的原素幾乎都具備齊了,除了開場舞的確可看齣劇團的誠意之外,其餘片段都像是學生社團表演般的粗糙。「這真的是一齣戲嗎?」開演過後我不斷得這樣想著,而舞台上由各式各樣無關的段落硬是串成一個整體,單純對於社會上台灣尾牙現況的模仿並不足以撐起這一齣戲──老實說我還寧可去參加企業尾牙,至少有認識的員工表演、著名歌手演唱又有抽中大獎的可能。   我想魚蹦興業並沒有搞清楚他們要做一場「秀」或是一齣「戲」。   當然,並不是說討好觀眾的東西不可以存在,現場觀眾的反應也並不差,但更多的原因是因為這是屬於「粉絲」族群的「內部」笑話,並不屬於全體觀眾。要作迎合觀眾、討好觀眾的東西至少要有內容,而不是只用腥、羶、色、性、性別和髒話來欺騙觀眾的掌聲和笑聲。整齣戲缺乏中心概念,只能不斷的「刻意搞笑」,但太過刻意的結果就是「為搞笑而搞笑」的失敗,觀眾看似扮演著來參加尾牙的員工,演員也試圖跟觀眾互動,但由於演員對自己控場能力的缺乏自信、害怕臨機應變,所以這些「互動」也顯得保守且具有攻擊性。例如最後尾牙抽獎,抽出三位觀眾各得到一句話,每一句話都具有攻擊性,且只讓觀眾於觀眾席上站起來,連上台領獎、和演員丟接球、考驗演員臨場反應的嘗試都不敢。   再來是節奏,鬥嘴形式的東西最需要一強一弱的搭配,讓節奏靈活、也給觀眾「笑」的空間,但由於本戲大量使用短片,讓節奏不斷的被打散,原先無法聚焦的概念在MV的干擾之下更顯得破碎,且短片也拍得相當不精緻,幾乎只會讓來參與尾牙的員工對該公司更喪失凝聚、向心力。   於是,《過季尾牙聯歡》就如同他們的劇名一般的過季,走出劇場,在一些微笑和 更多的傻眼之後,一點不留的隨風而逝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