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42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導演與劇作家之爭──評《旅鼠》、《遠方》by book

導演與劇作家之爭──評《旅鼠》、《遠方》by book 時間:2011/03/24 (四) 19:30 地點:北藝大戲劇廳 現今的歐陸劇場漸漸又走回到以文本(text)為中心,爭霸一時的導演劇場慢慢後退。許多劇作家由於導演詮釋劇本隨意更動變化,紛紛決定自己當導演導戲,而導演們也試圖遵照劇本原意組織出表演(performance)。劇作家的地位並不亞於導演。而在台灣,劇場中仍是以導演為主,導演主導了演出的一切,一齣戲的好壞成敗就落在導演的身上,導演的詮釋決定了一齣戲的生死。而在北藝大戲劇學院的畢業製作中,亦是如此,究竟《旅鼠》、《遠方》這兩個劇本在導演的詮釋下是活著還是死了? 上半場由《旅鼠》打頭陣,劇本來自日本劇作家寺山修司,稱他為劇作家有些不貼切,因為他同時也是詩人、電影導演、作家及賽馬評論家,在各個領域都有著卓越的表現。雖未曾看過該劇本,但由網路上他所導演的電影片段看來,他的風格是擅長以光怪陸離的手法予人幻象,還有不少情色象徵及鮮豔的色彩,此在1970年左右,想必是相當前衛的作法。而這樣一個有趣的劇作家的作品搬上舞台後又會是如何? 一開場就見男主角在澡盆中泡澡,接著他家的牆突然消失,出現了在大眾澡堂洗澡的眾人、市公所女維修員、住在地下種田的母親、醫護人員、過氣女明星與劇組等人各自的故事與彼此間的互動,引發了一連串的「戲中戲中戲」,讓觀眾分不清舞台上的一切什麼是真實的?什麼又是虛構的?還有倒底誰才是神經病?導演試圖讓觀眾與戲對話,但卻只在最後透過男主角說出:「你們怎麼跑進別人夢裡?」顯得力有未逮。戴著鼠頭的鼠先生就是代表著「旅鼠」嗎?其中的關連性我沒能明白。其次,有些演員的音量不夠,當觀眾發笑時坐在第三排的我還是聽不清楚台詞,希望演員能善盡把話說清楚的責任! 下半場則是《遠方》,劇作家Caryl Churchill是英國當代最知名的女性劇作家之一,作品往往涉及現實政治社會環境,蘊含激進的社會批判。作品Cloud Nine及Tops Girl可是各大戲劇學院學生的必修劇碼。在原劇本中由一小女孩長大成人的過程中看見種族、階級殘害與戰爭的可怕,但在導演的詮釋下似乎就只是三段故事而已。導演加入五個年輕人的故事線,但我始終不能明白這條支軸與主軸有何對應之處?意義何在?幾可說是淪為串場或過場戲,整個抽離掉也對主軸不造成影響。 第一段中姨媽與瓊運用簡單的房間佈置,予人懸疑的氣氛,不禁聯想到猶太人遭迫害的歷史。到第二段的製帽工廠,巧妙的舞台設計:可以推出各式帽子的工作台,起初讓人驚豔,但其滑輪裝置所產生的聲音過大,使得兩位演員的台詞淹沒在噪音之中。第三段時,導演大膽採用rap唱出關於國家、物種,甚至是自然萬物也加入戰爭,形式相當有趣,可惜音樂音量過大,演員倒底說了什麼常沒聽清楚,同時也使原劇本中最令人驚心動魄的恐懼戰慄消失無蹤,觀眾只能帶著一堆疑問回家。 文本和表演之間熟輕熟重一直都是個備受矚目的焦點,在這兩場演出中,可見的仍是導演大獲全勝,導演決定整齣戲的演出結果,懇請導演們善盡劇本分析的工作,加入自己的詮釋或解讀不是不可行,而是仍要讓觀眾能夠連結其中的關連性,而不是一味趕潮流地走上後現代就等於是拼貼、斷裂、無意義的歧路中。兩者相較之下,《旅鼠》仍可呈現出讓人摸不著究竟是真實還是虛幻的主軸,至於《遠方》,似乎只記得其有趣的形式而找不到導演想傳達給觀眾的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