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29958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JUST A SHOW?──魚蹦興業《過季尾牙聯歡晚會》by book

JUST A SHOW?──魚蹦興業《過季尾牙聯歡晚會》by book 時間:2011/03/18 (五) 19:30 地點:西門紅樓 一踏進紅樓的二樓演出場地,心下只覺得這個類似古式茶館的設計十分適合聽評彈或說相聲之類的說唱藝術,但著實不適合觀賞戲劇演出,後到入座者肯定是被前面一顆又一顆的人頭擋住絕佳的觀賞視角而感嘆。桌上擺放的一壺茶和茶杯也令人彷若有種參加團聚餐會或茶會的錯覺,也許這正是演出團體挑此場地的原因:恰可符合其演出主題──「尾牙」,不就是個年終時,員工相聚吃喝兼欣賞娛興節目的餐會。猶記得前台服務人員說場內禁止飲食,但進場後卻能購買該場地販售的茶點享用,不正是自打嘴巴的矛盾? 「漫才」,這個名詞由吉本興業(吉本興業株式會社是日本最大的藝人經紀公司、電視節目製作公司,也是日本最古老的藝能事務所。)在1993年正式提出。漫才式的演出,意指雙口相聲,性質類似中國的相聲,主要由兩個人搭檔演出,「一個裝笨、一個吐槽」,在彼此對立的關係下,一搭一唱,尤其講究邏輯斷裂的笑料。演出前並未對魚蹦興業所說的「漫才」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只知道是個搞笑團體,且耳聞的都是好評,想著在這個下著雨的夜晚,能夠開懷笑著開啟美好的週末,沒想到卻是抱著遺憾散場。 由華麗的歌舞秀開場,其中有反串部分,引人進入歡樂的開始,接著便是主持與表演節目穿插講述魚蹦水族公司的尾牙活動。主持的部分皆由該公司的職員擔綱,以兩兩為一組,進行笑鬧式的演出,內容多半是語言的謬誤及曲解(如魚笨/愚笨,濫魚充數/濫竽充數等)所引起的笑料,或是低級的黃色笑話,當然也引用了部分當今的時事話題或潮流(如女人的事業線等)即便身旁的觀眾們被逗得哈哈大笑,但我卻一點也不覺得好笑。表演節目的部分,分別是默劇、彈唱藝人、抽獎活動、頒獎典禮與大合唱。其中最令人費解的是默劇一段,根本無法與其他部分連結,且其模仿默劇的動作多半未抓到默劇詮釋的精髓,不是戴上小丑鼻就代表掌握了詮釋要點。在彈唱藝人一段,以自嘲自諷的方式改寫歌詞演唱,可說是整場演出最令人滿意之處。抽獎活動則試圖與台下觀眾互動,但也僅限於台上以票券入場聯抽出幸運觀眾獲得「人生小警語」,台下的觀眾被抽中的只是舉個手而已,看不出有何與觀眾必動的意義。所謂的「人生小警語」,亦是利用語言的重組與曲解出「笑果」,如:「沒有錯,為人厚道與下巴一點關係也沒有」,究竟有何趣味性存在? 搞笑本身並不等於打鬧笑罵式的語言,所謂的搞笑可以單靠誇張的肢體動作或以詼諧幽默的內容就能引人發噱,節目表上的演出團隊介紹上寫著的「新漫才」,說穿了不過就是「披著羊皮的狼」,只挪用了漫才的骨架卻沒能長出新內容。除了像電視綜藝節目般的嬉笑辱罵外,看不見任何的巧思,如果只是以這種形式要討好觀眾發笑,那只在坐在家中打開電視就行了。如果要稱其為「一齣戲」,除了薄弱的主軸是一家公司的員工在爭尾牙獎品外,看不出還有什麼可說是「戲劇」的部分,充其量只能算是場「秀」,企圖以秀的內容偽裝成戲劇本質。兩人為一組的互動方式亦相仿於古代的「參軍戲」,一個扮官員而被戲弄的對象叫「參軍」,另外一個負責戲弄參軍的稱「蒼鶻」,雖無法得知其確切的演出方式,但透過書上的記載卻能發現參軍戲除了引人發笑外,亦用於嘲諷與勸諫上位者,更有著發人深省的作用。就像古希臘的喜劇,不只是要讓觀眾開懷大笑,同時也將當時的時事議題入戲加以針砭,希望觀眾在觀看的同時也能思考這些時事議題,而不是只要笑鬧,笑鬧完了之後,到底還有什麼值得保留或存在的價值?這些都是創作者在創作時也該一併考慮的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