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300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辛波絲卡>>重組的立體詩句~by安琪

《辛波絲卡》

重組的立體詩句

 

辛波絲卡

    臺北,華沙。距離0公里。莎士比亞還在這裡。

    下一站:三姐妹。尚未認識契柯夫的旅客請備妥地圖。

    不要忘了隨身行李,攜帶馬克白、哈姆雷特、李爾王與茱麗葉。

 

機場

    表演者穿梭於機場的通道。看板的翻牌快速更替,成了另一個敘述者。舞台風格營造為極簡歐風,充滿著溫暖的木色調。仿大理石的質感繪製唯妙唯肖。鏡框前不知是否尚未完工,或刻意的「未完成」?幾片木板未著色地裸露出補土的白線。自與鴻鴻導演合作《浮士德》,高豪傑以精彩的動線設計、大器的視覺經驗、統一色調的質感獲得多方好評,此劇亦不例外地提供台北觀眾精彩的舞台視覺饗宴。

    機場之於生活,一如劇場之於人生。導演將場景定調於機場,甚是巧妙。一個通道、過渡空間、離開與到來、時間暫停的轉換處。在這裡,時間可以前進或後退。舞台上方的大鐘,配合著看板更換著逆轉方向。輸送帶裡,演員、角色運進運出。一個絕對繁忙又絕對孤寂的空間,來來去去地踏著我們日常的步伐。

 

恐怖分子、婚姻諮詢、滑稽劇

    倒數的幾秒鐘,人如何活?敘述者冷眼旁觀,觀眾消費殘酷。對於辛波絲卡的詩句,導演解構再結構。散落的碎片隨時可重組、倒帶、更換速度。

    「是滑稽劇,不是古巨基」,看板嘲弄著底下的人來人往。八點檔的兄妹愛戀情節不斷反覆,一如媒體日復一日地放送,對於各種情感疲乏的我們,正如冷眼看待臺上角色:在重複中疏離,嘲弄著彼此荒謬的生活現狀。

    婚姻諮詢的重唱與輪唱交替,角色不斷增生,分裂出現代人的共同病狀:不是愛情,是較量。表演者的合聲愉悅,卻一聲聲搓破我們的嘆息。

    服裝分為三個層次:日常、經典劇中的時代(英國文藝復興、俄國19世紀)、遊戲組(色彩鮮豔的泳裝、韻律裝等)。不同時代的混搭,與舞台的質感形成對比,跳脫其上的組合一如拼貼的結構,訴說著另一層的諷刺。

    燈光以冷色的基調鋪陳現實,濃烈的色彩與燭光轉換時代劇中角色的心理時空。濃艷,是燈光的嘲笑。我們活過古今,卻依舊對生存質疑。

 

經典劇、才藝表演、青春

    所有的經典都在探索生存。片段的堆疊,是北藝大畢業生共有的回憶,曾經活在舞台上的依據。由畢業生的感言開場於是串連著整體的旅程,追尋的是生存的可能我們曾經在舞台上活過嗎?我們曾經在角色中活過嗎?生命的面向有幾種可能?未來的組合可以怎麼變化?我們在生活裡真正地活著嗎?

才藝表演裡一個個青春樣貌,映照著這些臺上演員的起點:從自已開始,你有什麼?你要怎樣走向未來?我彷彿看到的不只是<履歷表>的詩句,而是從文字當中抽離出來的關懷與注視:對於下一個創作世代的觀看、理解、等待。

    如果有能什麼能敵得過這個時代累積過多的仇恨(一如臺上那些被撞擊、不斷分裂的紅球),那應該就是「青春」本身了吧?!左、右舞台上兩位表演者不斷地前行,後方不斷地快換。時間快轉,角色隨服裝切換,生命瞬變。真正的表演卻在後方:專注地快換的神情、團隊工作的成果。劇場,是由一群人最簡單的專注開始的。導演將演員化成文字,拆解重組,在舞台上重新建構出一個立體的詩句。字裡行間,有上一個世代的冷眼旁觀,這一個世代的徬徨與期待。

    無論如何,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起點:專心地注視著看似不起眼的人、事、物,專心地看著人生的變化。也許有些時刻我們被名為現實的膠帶綑手綑腳,但我們的身體依然渴望動作。也許,我們都像臺上的哈姆雷特一樣,流著螢光色的血。「To be or not to be」問的永遠不是明天的問題,而是現在。

    今晚,辛波絲卡不在。但是她立體地再現於舞台上的演員、角色,以及臺下每一個觀看的我們之中。

 

給下一個世代

    臺北,華沙,零公里。隨時可以準備出發。

    不要忘了攜帶行李:辛波絲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