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300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傻傻分不清楚~by安琪

 

《傻瓜村》短評

 

    作為一個北藝大戲劇系的校友,深知彩排場的觀眾反應向來無法真確地預測演出當下的觀眾心理。作為一個觀眾,在熱烈的笑聲中卻暗自落寞,自顧自地思索:研究所的導演畢製究竟該有什麼樣的格局及深度?許久未進戲劇廳觀看畢製的我,在整晚的綜藝歌舞秀中,未能隨之起舞而顯得五味雜陳。

    尼爾.賽門劇作《傻瓜村》原是以愛情故事與喜劇手法作為包裝的社會寓言。以一個外來者的觀點,企圖拯救一個“落後”的社會,而看似“無可救藥”的村民生活卻往往更接近真理。賽門以此反諷美國對第三世界文化與社會主義國家的霸權主義思想、掠奪者心態。然而在今晚的演出中,卻未能瞧見端倪,僅只以服裝從多彩降至灰階(低彩)作為暗示。導演鄭志文將文本能指轉化成台灣的政治版圖,把英雄人物與反派角色冠上「陳、馬」二姓,企圖說明謊言背後還有謊言。然而,在賽門的劇本中,對於Tony 馬解開謎語乃是來自於一則謊言出於維護自身利益的陰謀論這樣的國家觀點,畢竟和台灣的政治鬥爭無法相同而論,使得下半場一長段的「陳、馬之爭」顯得頗為冗長。失焦的觀點讓人對尾聲的奮力一振無法買單。

    賽門的劇本除了以愛情寓言諷刺國家的陰謀論與霸權之外,更包含了對於愛情本身的諷刺。明顯影射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樓台會場景,說明了愛情使於無知、非理性,止於理性思維。知識與教育何嘗不是另一種權力?而人與人之間真正需要的溝通卻往往不是上述二者可提供的。因此,舞台上的角色究竟是真傻還是假傻?是創作者必須釐清的。演出過程中可以看見演員們非常聰明、努力地「賣傻」逗弄觀眾,而非渾然天成之樸拙,Tony 馬和村民的對比與反差相對地也失去力量。真英雄或者真無知?也許不是一句「或者你不這麼認為呢?」可以輕輕帶過。開放式的答案代表沒有答案。如此一來,演出便失去了批判的力道。

    演員表演無法連貫。出場時無法順利作出「坐下」這個動作的女主角,毫無原因變得輕而易舉?原本說話及行動速度較為緩慢,樓台會時卻跑上跑下,毫不費力?更遑論燈光切換間浮現於嘴角的那一抹微笑,明顯有著笑場嫌疑,觀眾一旦對演員所演出的「傻」存有質疑,便難以同理站在傻瓜村民的立場思考。音效過於大聲,亦使得年輕演員處理台詞及音量問題更加放大

    舞台內外翻轉視點未能對應「內部社會與外來文明」觀點,只止於屋內、屋外的窺看,頗為可惜。改編台詞中明確的中國四川省之對照,卻反而更模糊了劇作焦點。我以為舞台像是版畫般的設計與那些驚奇的小道具,用意是去除特定的對象,以求更大範圍的影射。

 

    總括而論,小處可見用心與創意,但整體節奏與畫面卻未見新意。傻傻分不清楚導演創作意圖的我,並未能享受其中。是因為我離開北藝大這個傻瓜村太久,成為導演所指:那一群進入社會自以為變聰明的人?或者相反,這個社會上才是真正的傻瓜村,一群藝術家們企圖以藝術改變社會,自視甚高的我們並沒有真正去了解村民,忘記了劇場真的本質為溝通,握有藝術作為我們的手段企圖拯救愚笨,何嘗又不是另一種無知、霸權心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