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Thou meets me through Grace; it's not found by seeking.
關於部落格
你我相遇是種緣份,不可強求。
  • 300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蘭陵配方~by 安琪

新配方、舊療效

記蘭陵30—《新荷珠新配》

 

好看的謝幕

    很少有一齣戲是謝幕比戲還好看的

    演後的茶會上,演員們一一致詞(也順道向吳博士慶生),鄧安寧說:「如果剛才在謝幕時,你有那麼一絲的感動,那麼,這三十年也就值得了。」一語道盡多少辛酸和血淚:從個人、家庭、劇場、社會、直到國家。三十年的歷練,讓這群台灣表演藝術工作的拓荒者,存在本身即發出光芒。

 

蘭陵配方

   《新荷珠新配》歷經三代,配方不變。三十年保固的蘭陵精神:執著、認真、叛逆,此帖專治劇場人的思鄉病。廣意來說,「劇場」是這群回籠的演員與觀眾們共同的原鄉。溫服當年良藥,回味恐比藥效本身重要。第三代荷珠郎祖筠說:「我先生不懂我為何要接一齣只演其中一個小片段的戲碼?我想他是真的不懂因為這齣戲裡有我全部的養分。我從高中看到蘭陵的《摘星》,導演是賴聲川,從節目單上看到他在國立藝術學院任教,我就決定要去報考。秀秀老師(第一代荷珠)回國後,第一個表演課的班級就是我們班,我是班代。馬老師(第二代荷珠)是我畢業指導的主修老師。我永遠記得她對我說:要逆向思考。對我來說演這個角色意義重大。在這齣戲裡面,有我對劇場全部的養分,是這些養分支持我一路走來的。」郎姐說著這段話時的眼淚,對於劇場後輩的我而言,感同身受。我們在這齣戲當中經歷的可能不只是戲本身,而是背後那三十年的歷史:臺灣現代劇場的發展史、以及個人在劇場的奮鬥史。謝幕時那一字排開的陣仗,似乎讓人進補不少繼續拼搏的勇氣。

 

劇場人的喜宴

    不曉得到底有多少「回娘家」的觀眾?演出中此起彼落的喝采與掌聲,熱鬧滾滾的歡慶氛圍,讓人頓時以為自已來到的是「國家巨宴」。歡騰中參雜的卻像是回歸到最初的原點那般的虔敬,開枝散葉後的徒子徒孫回到宗家,激動地自動忽略戲中過慢的節奏和變調的服裝。舞台上開宗明義的數字:37(暗示蘭陵三十與吳博士七十大壽),就像喜宴中高掛的大囍字般突兀地出現在鏡框邊、勾欄上。如果今晚的演出有那麼值得挑剔的地方,我必須誠實地說,可怕的桃紅色視覺系新裝,讓人從當年融合東、西方、傳統與現代的概念中抽離。燈光雖漂亮地切出了「場」的概念,重新創作的音樂也與演員配合完好,展現文武場的特性,可惜了設計群的統一性竟不如演員們所展現的整齊。也許我期待經典重現勝過齊聚一堂的歡樂。當時的創作思維所具有的時代意義,不是現今文化能取代的。閃閃亮亮的布料和五彩繽紛的舞台鏡框所綜合的視覺經驗,和僅憑著劇照便傳遞著時代力量的美感差之甚遠。就製作的層面來說:某一部分好像變富有了,但更大的一部分卻失去了。對於臺灣的劇場創作來說,何嘗不是個警示:當年的貧窮資源,造就了演員更大的活力。臺灣劇場的革命來自於演員,而非炫目的劇場技術及龐大的經費(那些我們如今視為必要條件的因素)。

 

蘭陵薪火

    新配方裡運作的依然是舊療效。劇場的活水在於:演員的表演創作、導演與設計群的時代觀點、觀眾的參與。蘭陵薪火映照著傳承的意志,火光背後的陰影卻是我們在時代當中漸漸失去的使命感。蘭陵配方仍是一劑有力的強心針,專治奄奄一息的鬥志與熱情。藝術作品的醞釀或者創作環境的成長向來無有特效藥,那劑跨時代的革命疫苗仍然有效,無論何時接種,請定期施打,持續服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